近年来,随着中央一系列放活土地经营权政策的出台,农村土地经营模式日趋多样。土地托管作为一种新型经营模式,通过开展农业社会化服务,把分散经营的农户组织起来,变一家一户“单打独斗”式农业生产为规模化、集约化、机械化生产,适应了当前生产力发展要求,推动了农业经营方式转变,有效破解了“谁来种地,怎么种地”的问题,促进了农业增效、农民增收和农村发展,推进了农业现代化的发展。

土地托管使农民种地变得十分轻松 本报记者程昭华文李文波摄影
土地托管在多地兴起
6月,正值麦收关键时期,在不少农户忙于租用农机抢收新麦时,巩义市鲁庄镇苏家庄村的老祖却在家中休息。
“我将全家的地都托管给合作社,收割也不用管。我只需要付给合作社托管的钱,再决定粮食是卖是留就行了。”40多岁的老祖,是目前家族唯一还在种地的农户。兄弟子女陆续去城市打工,让他手中一下有了近40亩土地,一年忙下来,着实累得够呛。
而从今年起,包括老祖在内的当地不少农户,都加入了鲁庄镇的土地托管经营。结合外出务工人员情况,该镇组织动员群众,将部分不愿耕种或者无力耕种的产粮田,委托给大户或者合作社代为耕种管理。
何为土地托管?简单说,就是将自己的土地交由他人代为进行田间管理与种收。与土地流转不同,托管后经营权仍归农户,种啥农户说了算,收获的粮食也归其所有。“对农民而言,相当于雇了个保姆,支付一定的金额,增加了产量,实现增收。”鲁庄镇相关部门一位负责人表示。
我的地,你来种。管理归你,粮食归我。不只是巩义,包括南阳、许昌、商丘等产粮区,在今年都开始兴起了土地托管的模式。在邓州市龙堰乡,农户孙俊龙加入了当地众哈哈农作物种植专业合作社,过去农忙时需要请假回村的他,也因此没有了后顾之忧。
他告诉记者,今年根据推荐,他选择了种植高蛋白小麦。人虽在工地,然而家里的5亩地目前都已经收割完毕。“从种到收我都没管过,算上过去农忙时期回家耽误的时间,一年能比过去多赚3000多元。”孙俊龙说。
而许昌鄢陵县振峰农机专业合作社,则利用土地托管的方式,为农户提供平价的农资供应、农政服务、农技推广,令当地农户获得了高于自己种乃至流转的收入。
“南阳地少人多,有的家里一口只有一亩多地,自己平时打工忙不过来,又不想流转,土地托管则正好可以作为选择。”邓州市农业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外出务工人员众多,是我省很多地区存在的共性问题,如邓州,常年在外务工的青壮年劳动力就超过40万,农村劳动力紧张。与此同时,由于土地流转一般需要签订长期协议,部分农户并不愿进行流转,导致土地荒废或得不到良好的管理。而耕地交由合作社等机构进行托管,农户的土地上生产的粮食能自己卖钱,粮食产量也有了保证。
“土地托管收入更高,也有利于农机具的使用。”邓州市桑庄镇农民王祥溪表示,如果将土地流转出去,一亩地一年的收入也就是600~800元,而托管则可以有近两千元的收入。同时土地还是自己的,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来种植庄稼。“很多农民还是希望自己手里有地,相较而言,我更愿意选择土地托管。”
还需政府“托”一把
作为土地流转的有益补充,土地托管从出现以来,就受到不少农户欢迎。仅在邓州市,目前就已经出现如富民农机专业合作社、南阳润泽粮食生产专业合作社等10多家合作社参与土地托管,解决了当地规模化农业生产与土地撂荒等问题的困扰。
而对于土地托管机构而言,通过批量托管,实现了规模化的耕作管理,也降低了种植成本。在一家合作社给记者出示的托管合同上,一般半托管服务包括整地、施底肥、种子、除草、追肥、一喷三防和病虫害防治、灌溉等9大项内容。而在收费上,则为240~290元。“托管机构可以在测土培肥、播种、病虫害管理等方面施行统一管理,降低成本。加上收取托管费用以及赚取农资差价,从而实现双赢。”
虽然土地托管对于实现农业现代化和农民增收有着现实意义,但目前来看,资金较少、人才缺乏和设备不足,也在制约着土地托管模式发展。
鄢陵县一家农机合作社负责人告诉记者,作为经营主体,遇到好年景自然能够赚钱,但如遭遇自然灾害,农户和合作社的收益就会受到影响,从而让农户对土地托管失去信心。与此同时,由于农民和合作社签订托管合同时,只会预付部分托管费,合作社在经营过程中普遍缺乏资金周转。“尤其遇到有时候干旱需要调用水车等设备的时候,就有点力不从心了。”除此之外,土地托管想要增收,需要专业团队进行服务,而受困于人才匮乏,多数时候合作社只能高薪外请专家,增加了成本。
“土地托管还处于起步阶段,需要社会与政府的参与和支持。”一家土地托管合作社负责人孙先生表示,土地托管适应我省农村人多地少的农情,也尊重了部分农民的土地情结,是现代农业发展的一种成功尝试,但若想对我省农业现代化发展起到更好的助推,还需要在农业补贴、保险、人员培训等方面,获得社会资本和政府的支持,解决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与困难。
本文来源:大河网-大河报

土地托管在多地兴起

土地托管是农村土地经营模式的一项制度创新

6月,正值麦收关键时期,在不少农户忙于租用农机抢收新麦时,巩义市鲁庄镇苏家庄村的老祖却在家中休息。

土地托管是在坚持家庭联产承包责任制不变、农民土地使用权不变、农民经营主体不变、农民受益主体不变的前提下,由种粮大户、专业合作社、龙头企业、供销合作社等托管主体按照农民的要求,对其责任田实行统一管理、统一服务、统一经营,分为全程托管、劳务托管和订单托管三种模式。

“我将全家的地都托管给合作社,收割也不用管。我只需要付给合作社托管的钱,再决定粮食是卖是留就行了。”40多岁的老祖,是目前家族唯一还在种地的农户。兄弟子女陆续去城市打工,让他手中一下有了近40亩土地,一年忙下来,着实累得够呛。

图片 1

而从今年起,包括老祖在内的当地不少农户,都加入了鲁庄镇的土地托管经营。结合外出务工人员情况,该镇组织动员群众,将部分不愿耕种或者无力耕种的产粮田,委托给大户或者合作社代为耕种管理。

何为土地托管?简单说,就是将自己的土地交由他人代为进行田间管理与种收。与土地流转不同,托管后经营权仍归农户,种啥农户说了算,收获的粮食也归其所有。“对农民而言,相当于雇了个保姆,支付一定的金额,增加了产量,实现增收。”鲁庄镇相关部门一位负责人表示。

我的地,你来种。管理归你,粮食归我。不只是巩义,包括南阳、许昌、商丘等产粮区,在今年都开始兴起了土地托管的模式。在邓州市龙堰乡,农户孙俊龙加入了当地众哈哈农作物种植专业合作社,过去农忙时需要请假回村的他,也因此没有了后顾之忧。

他告诉记者,今年根据推荐,他选择了种植高蛋白小麦。人虽在工地,然而家里的5亩地目前都已经收割完毕。“从种到收我都没管过,算上过去农忙时期回家耽误的时间,一年能比过去多赚3000多元。”孙俊龙说。

而许昌鄢陵县振峰农机专业合作社,则利用土地托管的方式,为农户提供平价的农资供应、农政服务、农技推广,令当地农户获得了高于自己种乃至流转的收入。

“南阳地少人多,有的家里一口只有一亩多地,自己平时打工忙不过来,又不想流转,土地托管则正好可以作为选择。”邓州市农业局相关负责人告诉记者,外出务工人员众多,是我省很多地区存在的共性问题,如邓州,常年在外务工的青壮年劳动力就超过40万,农村劳动力紧张。与此同时,由于土地流转一般需要签订长期协议,部分农户并不愿进行流转,导致土地荒废或得不到良好的管理。而耕地交由合作社等机构进行托管,农户的土地上生产的粮食能自己卖钱,粮食产量也有了保证。

“土地托管收入更高,也有利于农机具的使用。”邓州市桑庄镇农民王祥溪表示,如果将土地流转出去,一亩地一年的收入也就是600~800元,而托管则可以有近两千元的收入。同时土地还是自己的,可以根据自己的想法来种植庄稼。“很多农民还是希望自己手里有地,相较而言,我更愿意选择土地托管。”

还需政府“托”一把

作为土地流转的有益补充,土地托管从出现以来,就受到不少农户欢迎。仅在邓州市,目前就已经出现如富民农机专业合作社、南阳润泽粮食生产专业合作社等10多家合作社参与土地托管,解决了当地规模化农业生产与土地撂荒等问题的困扰。

而对于土地托管机构而言,通过批量托管,实现了规模化的耕作管理,也降低了种植成本。在一家合作社给记者出示的托管合同上,一般半托管服务包括整地、施底肥、种子、除草、追肥、一喷三防和病虫害防治、灌溉等9大项内容。而在收费上,则为240~290元。“托管机构可以在测土培肥、播种、病虫害管理等方面施行统一管理,降低成本。加上收取托管费用以及赚取农资差价,从而实现双赢。”

虽然土地托管对于实现农业现代化和农民增收有着现实意义,但目前来看,资金较少、人才缺乏和设备不足,也在制约着土地托管模式发展。

鄢陵县一家农机合作社负责人告诉记者,作为经营主体,遇到好年景自然能够赚钱,但如遭遇自然灾害,农户和合作社的收益就会受到影响,从而让农户对土地托管失去信心。与此同时,由于农民和合作社签订托管合同时,只会预付部分托管费,合作社在经营过程中普遍缺乏资金周转。“尤其遇到有时候干旱需要调用水车等设备的时候,就有点力不从心了。”除此之外,土地托管想要增收,需要专业团队进行服务,而受困于人才匮乏,多数时候合作社只能高薪外请专家,增加了成本。

“土地托管还处于起步阶段,需要社会与政府的参与和支持。”一家土地托管合作社负责人孙先生表示,土地托管适应我省农村人多地少的农情,也尊重了部分农民的土地情结,是现代农业发展的一种成功尝试,但若想对我省农业现代化发展起到更好的助推,还需要在农业补贴、保险、人员培训等方面,获得社会资本和政府的支持,解决目前所面临的问题与困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