宁海县明港镇在村级“三个代表”重要思想学习教育活动中,结合殡葬改革工作,大力开展宣传活动。各村通过宣讲队、小广播、宣传窗等形式进行宣传,镇老龄委则向全镇老人发出《积极响应殡葬改革工作的倡议书》,并组织30余位老人代表进行签名活动,收到了较好的效果。在宣传殡葬改革的良好氛围中,小青村书记带头扒掉了自己花费3000余元的一圹寿坟,并表示,做寿坟是一种既浪费土地又影响环境的行为,共产党员要带头破葬陋习,树文明新风。山头村的王彩褒于9月14日去世,并非殡葬改革对象,但老人生前积极响应殡葬改革工作,留有遗愿,要求进行遗体火化。她也是县殡仪馆接待的第一个火葬对象。

“传统中元节是广大市民缅怀逝者,表达哀思的日子,也是中华民族的传统习俗。开展文明、绿色的祭祀活动是广大市民参与文明城市创建、维护市容市貌、保护大气质量的应尽职责与义务。”8月17日,市民政局副调研员李洪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说。

去年3月以来,厦门市同安区扎实推进移风易俗工作,自上而下推动落实民俗日不宴请、红白喜事简办等措施,群众观念逐渐转变——如今,在同安,民俗日群众不再大摆酒席,办婚礼不再铺张浪费,葬礼普遍主张勤俭办丧,甚至有群众带头将小儿“满月酒”变成了“敬老节”……

今年,中宁县宁安镇古城村村民吴生才在女儿的婚礼上,把2万元当着大家面交到女婿手上:“这是你家出的彩礼钱,我一分不动,你们拿回去搞养殖也好,做运输也行,把日子过好!”

图片 1

据李洪介绍,近日,市民政局组织相关工作人员进行了街头巡查,发现不少市民依然存在街头焚烧祭祀用品的行为。这种行为一方面违反了国家关于文明殡葬的有关条例规定;另一方面,也会对我们的生活环境、空气质量、身心健康造成一定程度的影响。同时,还存在着很大的消防安全隐患。

这些移风易俗的新做法为群众大大减负,逐渐在该区深入人心,形成文明新风尚。据不完全统计,一年来,同安区推进移风易俗共为群众节省开支约2亿元。

其实,吴生才一开始也准备按照“老礼”多要彩礼,“不是我缺钱,这是老规矩,不要彩礼人家还说咱们丫头不金贵呢。”知道这事后,村里红白理事会成员上了门。“要那么多彩礼,欠下的账还不得女儿还,给娃娃添负担呢!”“现在流行的是两家添柴,让小家过得红火。”在吴生才家,理事会成员们你一句我一句,解开了吴生才心里的疙瘩,更让躲在门后听的闺女露出笑脸。

平川镇环卫工人作为义务宣传员,对市民进行禁燃限放烟花爆竹入户宣传。

倡导移风易俗、绿色文明祭祀,不仅是国家法律法规的规定,也是公民文明素质和城市文明程度的直接体现。“在中元节到来之际,我们倡导广大市民要摈弃传统的祭祀陋习、树立文明祭祀观念、形成绿色祭扫新风,不要在街头焚烧祭祀用品,要更多地选择用鲜花、植树、网上祭扫、家庭追思会等新型祭奠形式来追思逝者、寄托哀思,推动全社会努力携手营造文明、绿色、健康、环保的祭祀新风尚,维护好我们优美整洁的市容环境和来之不易的蓝天碧水。”李洪说。

近期,在福建省纪委对全省十个移风易俗联系点进行的督查与评价中,厦门市同安区被列为“移风易俗做得好的地区”。此外,去年底同安区委托第三方机构,系统调查全区群众对移风易俗工作的知晓率、满意率和支持率等情况,调查对象覆盖全区各镇、街、场,完成有效样本4151个,调查显示,群众对开展移风易俗知晓率为93.9%,对移风易俗工作支持率96.2%,对移风易俗工作满意率为96.2%。

近年来,全区大力培育和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把反对“天价彩礼”、婚丧喜庆大操大办等陋习作为农村精神文明建设的重要内容,把推动移风易俗与全面从严治党、打赢脱贫攻坚战、深化美丽乡村建设、社会综合治理结合起来,破除陈规陋习,树立新风正气,让乡村不仅外表靓丽,“里子”也更丰富充实。

平川镇举办禁燃限放烟花爆竹宣传活动,市民在展板上签字。

李洪表示,为保护环境,节约资源,广大市民应树立厚养薄葬的丧葬观念。发扬中华民族注重孝道、慎终追远的传统美德。老人在世时要多多孝敬,让老人幸福快乐,去世后丧事从俭,不大操大办,不铺张浪费。同时,采用文明、环保、健康的祭奠形式表达对亲人的哀思,自觉不焚烧祭奠品,改烧纸、上香、磕头为献花、鞠躬、默哀,积极践行绿色出行,错峰祭扫,低碳祭扫,为保护廊坊大气环境、倡导社会文明新风、促进社会和谐进步作出自己应有的贡献。

民俗日不摆流水席 村民称真正大减负

红白理事会 破陋习树新规

自去年9月起,以“四城同创”“加快打造闽粤赣边宜居宜业宜旅的生态文明城市”为契机,武平县平川镇掀起了一股移风易俗的“清风行动”,以破除烟花爆竹燃放攀比之风为抓手,组织开展专项整治行动。“百姓知晓率达99.5%,支持率达99.5%,满意率达100%”,2017年底,平川镇为百姓交出了一份满意答卷。

18日,农历三月初三,正值同安区五显镇四林村邱厝里和梨仔林两个自然村一年一度的民俗日。在同安区推行移风易俗之前,每年这个日子总是村里车水马龙、“人气最足”的时候——家家户户都会大大操办一番,在家门口搭帐篷摆桌椅,请上亲戚朋友大吃一顿,有的人家甚至从中午“热闹”到晚上,宾客“不醉不归”。

近年来,动辄几万元甚至十几万元的婚丧嫁娶花费,成为套在农民身上的枷锁。

清风涤荡万象新。近一年来,红白喜事燃放烟花爆竹攀比的陋习得到全面破除,因烟花爆竹带来的噪音、大气污染得到有效遏制,平川镇未发生一起因烟花爆竹燃放引发的安全事故。

今年民俗日,临近午饭时间,走进村庄,一路上“我们封建日不宴请,欢迎平时多来坐坐”“推进移风易俗,树立文明新风”等横幅标语清晰醒目,也没有搭篷设宴的现象。

积习不得民心,之所以难改,就是因为没有新规。我区推动和建立起覆盖广泛的村居红白理事会群众组织,成员由党员、村民代表选举,吸收老党员、老干部、老教师和乡贤参加,充分发挥群众的力量,破陋习、树新规。

宣传进村入户,禁燃深入民心

“去年开始我们就都没请客啦。”村民叶建军正悠闲地在家中泡茶,他家的厨房中只备下了几样家常菜。往年,碰上家乡民俗日,在厦门岛内工作的他总要提前两天回来准备宴客,他说:“现在不摆宴席了,至少能省下几千块钱,省钱又省力!”

目前,我区行政村红白理事会普遍建立起来,吴忠市已基本实现红白理事会全覆盖,固原市完成806个村红白理事会的组建,中卫市455个村中有427个已建立红白理事会。

婚丧嫁娶,燃放烟花爆竹是武平客家的一大习俗,老百姓图的是吉利、喜庆和热闹。随着平川镇经济社会发展,居民收入水平提高,燃放烟花爆竹攀比之风开始盛行,伴随出现空气污染、安全隐患和资源浪费等问题。

村民黄六妹正忙着和村里的老姐妹们排练腰鼓表演,她说,以往“大宴宾客”最累的就是她们这些主妇了,村民间少不了互相攀比宴请的排场、菜色。移风易俗后,她们只需要准备简单的祭祀果品,不用像往年一样在家中忙着洗菜做饭,还能跳跳舞为民俗日增加气氛。

“红事白事简单办,乔迁、庆生、祝寿等不办。”红白理事会将一些沿袭多年的陈规旧俗纷纷打破。

“燃放烟花爆竹成为老百姓攀比炫富的平台,不少人认为燃放的烟花爆竹越多越响,就越喜庆越有面子。”武平县纪委党风政风监督室相关负责人介绍,平川镇是城区镇,这成了武平县城一大陋习。

“请客吃饭至少都要花掉大半年的工资,现在这笔钱省下来了,可以用在小孩的教育上,去年我还坐游轮去菲律宾旅游了一趟呢!”黄六妹高兴地说。

今年8月,贺兰县习岗镇桃林村王金凤的婆婆去世,她和上门吊唁的亲朋好友一起,给老人开了个简单的告别会。村里人没一个对丧事从简挑理的,反而一个个对王金凤竖起大拇指——婆婆因病瘫痪,吃喝拉撒都在床上,王金凤每天给老人喂饭、翻身,扶着老人晒太阳,这一坚持就是10年。“生前对老人好才是真的好,不是说大操大办丧事才显得孝顺。”王金凤说。

2017年,武平县出台移风易俗工作方案,并相继出台文件,明确禁止经营燃放烟花爆竹品种、中心城区禁燃区域及时限。

“移风易俗后,民俗日是‘家里头静悄悄,外面热热闹闹’。”四林村老人协会副会长洪军印连连为村里的新气象叫好,他说,现在不仅民俗日取消了大操大办,村里的婚事、丧事也都简办了,村民间渐渐形成了好惯例,乡村面貌焕然一新。

我区各村镇还召开党员和村民代表会议,发动村民共同参与制订婚丧喜庆公约,并纳入村规民约。盐池县高沙窝镇9个村全部修订村规民约,划定彩礼不超过5万元、礼金不超过100元标准。海原县关桥乡麻春村约定,婚宴规模不超过10桌、迎亲车队不超过6辆。

“破除陋习,首先要转变群众的思想观念。”武平县平川镇综治办副主任谢晓龙介绍说,根据县移风易俗工作方案,平川成立了由镇党委书记为组长的移风易俗工作领导小组,设立专门的办公室,统筹协调监督禁燃工作落实。10个村居也相应成立了以支部书记为组长的移风易俗工作领导小组,并制订镇村两级方案,对禁燃限放工作进行动员部署。镇安监站则从源头上进一步控制,要求各烟花爆竹经营户,在限放时间范围内全面停止经营销售烟花爆竹。

引导监督两不误 破立并举树新风

党员带头干 群众跟着走

平川镇还通过广播、电视、微信等渠道宣传,组织城区镇、村、居委会进村入户发放2万多份居民告知书;要求所有酒店、餐馆签订承诺书,在限放时间范围内不燃放烟花爆竹;城区所辖村把禁燃烟花爆竹列入村规民约;辖区内各中小学、幼儿园也通过召开家长会、“致家长的一封信”、校信通等形式,引导家长遵守禁燃规定;元旦和春节期间,镇、各村居将移风易俗内容编入春节文艺汇演节目,以群众喜闻乐见的方式进行宣传。

“移风易俗工作关键是党委政府很重视,群众也很支持,才能取得这么好的效果。”同安区文明办主任林拥护如是说。

眼下,固原市原州区中河乡丰堡村的彩礼越来越少。

通过全方位宣传,促进了群众观念的转变。去年11月,平川镇西厢村村民王先生的老伴去世,他响应号召,丧事简办,不再燃放烟花爆竹,取而代之的是新式电子鞭炮,街坊邻居纷纷效仿。

作为一项民生工程、民心工程,同安区高度重视移风易俗工作,首先抓住了“关键少数”,通过党员领导干部率先承诺,以上率下,同安区四套班子成员率先签订了《同安区党员干部、公职人员移风易俗承诺书》,并出台文件,抓住“关键日子”堵陋习,抓住“关键环节”促规范,并以婚事新办、丧事简办、其他喜庆事民俗日不办宴请为重点,明确统一上限标准。

打破村里彩礼攀比风气的,是村支书李忠杰。李忠杰的女儿出嫁,他不但没要男方一分钱彩礼,反而给女儿女婿添了近4万元。现在小两口在城里买了房子和汽车,小日子过得红红火火。

“通过挨家挨户广泛宣传,禁止燃放烟花爆竹观念如今已深入人心。”平川镇党委副书记王福荣说。

同安区纪委还牵头区宣传部、文明办和民政局等相关职能部门对基层移风易俗工作落实情况开展专项督查,并创新使用无人机暗访,利用媒体宣传正面典型、曝光反面典型等形成舆论压力、推进工作落实。目前,同安已对4个移风易俗工作落实不到位、造成不良社会影响的村以及相关责任人在全区进行通报,强化警示作用。

“都知道彩礼高对谁都不好,但怕没面子‘不敢’降彩礼。那就从我这个老党员做起,让大家看看是孩子的好日子重要还是面子重要。”李忠杰笑着说。

倡导文明新风,党员率先垂范

据了解,近期同安还出台了移风易俗激励补助和举报奖励办法,坚持破立并举,用以奖代补办法,鼓励和引导有条件的村将民俗日转化为各类慈善教育基金或举办文体活动,营造“支持慈善光荣,参与公益高尚”氛围。

学着李忠杰的做法,马志福、赵永斌等村民纷纷自降彩礼。现在,村里比的不是谁家彩礼要得高,而是谁家孩子学上得好。

不燃放烟花爆竹、不请乐队、不摆酒席,只有几束鲜花和亲属送的花圈,现场一片平和安静,这是去年12月平川镇红东村李先生去世的场景。原来,李先生去世后,作为党员的孙媳修春兰做出表率,只在县殡仪馆举行了简朴的告别仪式,其间未燃放一粒鞭炮。

石嘴山市大武口区星海镇祥河村红白理事会会长仇继忠德高望重,为了推行好风尚,他嫁女时婚礼新办,没要一分钱彩礼。吴忠市红寺堡区柳泉乡沙泉村老党员李文珍,去世前留下丧事从简的遗愿,儿子李建华遵照遗愿,甚至没有兴师动众通知全村的人,就让老人入土为安。

过去,家里如果有人去世,必须请乐队、舞队表演,还要让风水先生择日、看墓场,燃放大量的烟花爆竹,一日三餐聚吃聚喝。一场丧事下来,少则花费五六万元,多则十来万元,大操大办,攀比之风盛行。

冲破陋俗,需要广大党员干部、公职人员在关键时候站出来。全区紧紧抓住党员干部这个关键,让他们走在前、作表率,以正确导向和行为示范带动广大群众转观念、破旧俗、立新风。

“以前亲朋好友办丧事,我们也要给‘香烛钱’,去烧香、放鞭炮,又吵又闹,还污染环境。如今,党员带头示范,为村里带来新风气。”谈及村子的变化,村民钟大爷夸赞道。

文明乡风劲起,美丽乡村入画。

在平川镇西厢村,每年农历正月十二,是王氏均德公生辰。这天,来自各地的王氏宗亲都会到西厢村王氏祠堂均德园举行声势浩大的祭祖活动。不过,今年的祭祖活动显然与往年不同。

银川市金凤区良田镇举行首届移风易俗“美丽乡村新风尚”大型集体婚礼,不仅组织新婚夫妇游览参观银川市周边景点,拍摄集体婚纱照,还开展劳务对接,对有意向在银川务工的青年优先提供就业岗位。

“今年祭祖不再燃放烟花爆竹,不再大操大办,移风易俗风气转变不少。”平川镇西厢村村支书王占荣说,临近祭祖前,他组织党员村干到均德园张贴公告,并指定专人值班,做好宣传劝导,祭祖期间无一人燃放烟花爆竹。

同心县张家塬乡汪家塬村,大力弘扬乡贤文化,编撰村志,修建农耕民俗文化展示馆和泥塑农耕文化长廊,广泛开展“厉行勤俭节约、反对铺张浪费”“学身边好人、为家乡添彩”等宣传教育活动。

“移风易俗要有人带头,党员引领起到充分带头作用,党风促民风,传递社会好风气。”平川镇党委副书记王福荣说,镇党委与全镇党员签订移风易俗承诺书,要求党员带头遵守禁燃限放烟花爆竹条例,争当移风易俗表率。

到2018年年底,我区所有行政村将普遍建立红白理事会、完善村规民约,做到有人管事、有章理事、规范办事,结婚彩礼、婚丧喜庆费用等明显下降,农村陈规陋习蔓延现象得到有效遏制。到2020年,我区将实现农村移风易俗工作与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协调发展,基本形成婚事新办、丧事简办、文明理事的社会风尚。

值得一提的是,平川镇通过建立红白喜事申报制,各村还进一步成立红白理事会,让老党员、老干部、老教师参与其中。理事们以红白理事会名义宣传劝导,形成广泛的正面力量。去年9月以来,全镇大力开展移风易俗禁燃限放烟花爆竹攀比之风专项整治活动,通过党员率先垂范,让文明新风汇聚成社会发展正能量。

部门形成合力,纵横双向覆盖

2017年以来,武平县先后制定《关于深入开展移风易俗、综合治理烟花爆竹燃放攀比之风、推进基层党风廉政建设的工作方案》《武平县深入落实市委2号文件精神推进移风易俗工作的实施意见》,并成立推进移风易俗工作领导小组,是龙岩市唯一一个省纪委推动移风易俗联系点。

“移风易俗工作不是短期内能够完成的,需要形成机制,使其制度化、规范化。”武平县纪委副书记、监委副主任王建华说。

作为中心城区,平川镇率先与公安、综治、安监、执法局、环卫公司等部门建立联合执法机制,开展禁燃限放专项整治行动,部门间形成工作合力。

去年12月,平川镇与福建省龙环环境工程有限公司签订合作共建协议,聘请该公司环卫工作为禁燃烟花爆竹义务宣传员、信息员、劝导员,并进行了业务培训。

“环卫工的身影遍布城区大街小巷,一旦发现违规燃放烟花爆竹的现象,能及时劝阻、举报。”公司有关负责人林华玲介绍说。去年10月,环卫工陈富莲发现某小区居民钟某违规燃放烟花爆竹,经劝阻无效,随即拍照上报。平川派出所民警到场对钟某进行了口头教育并罚款,钟某则反省悔过,写下了承诺书。

“现在县城鞭炮碎屑垃圾几乎看不到了,我们工作负担减轻不少,街道也更整洁了!”陈富莲感叹道。

与此同时,平川镇还在辖区实行五级挂钩制:由挂村领导对所挂村的移风易俗禁燃烟花爆竹挂总钩,负总责;包村干部联系所挂村干部;村干部分片挂钩若干网格村民小组、小区禁燃烟花爆竹信息员;每个信息员负责所在的网格单元。各村将辖区按一区、一街、一巷等划分为各个单元,每个单元选定一名禁燃烟花爆竹信息员。目前平川镇共划分243个网格,243名禁燃工作信息员实现辖区全覆盖。

为鼓励市民积极参与城区禁燃烟花爆竹工作,平川镇还出台了《平川镇举报禁燃烟花爆竹行为奖励办法》,对检举揭发违规燃放烟花爆竹、非法生产、运输烟花爆竹的行为给予奖励。截至目前,共接收举报信息6条,平川派出所查处违规燃放烟花爆竹行为3起。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