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2018年1月26日,中越边境785界碑前。两双人类之手跨界相握,为的是两国联手保护一种手臂比人类还长的极度濒危“近亲”。界碑前握手相聚的地方官员是中国广西邦亮长臂猿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杨江、越南高平重庆长臂猿保护区管理局局长农文造。这是中越界碑前第11次定期会晤,交流跨境保护东黑冠长臂猿新情况和需要协调解决的新问题。这种中越边境地方层面的“界碑会谈”,成为国际跨境合作的高效模式。东黑冠长臂猿世代活跃于中越边境,上世纪50年代被认为从中国灭绝,60年代在越南也失去了踪迹。2002年,在与中国交界的越南喀斯特森林,它们的身影奇迹般被重新发现。2006年,在中国境内,它们的英姿也被人惊喜地拍摄到。消息轰动中越两国,也传遍整个世界。作为全球极度濒危物种,东黑冠长臂猿仅存于它们在地球上最后的诺亚方舟——中越边境的喀斯特森林。春节前夕,我们专程前往位于靖西的邦亮保护区,沿边境森林穿行,倾听不时从两国山林中传来高亢猿鸣,别样诗情油然而生:“两国猿声啼不住,方舟永在双边山”。A齐心呵护“方舟”晨曦轻拂群峰。忽然,一声猿啸穿透边界山弄。一猿高歌,百猿和鸣。两国山岗石弄间,猿声此起彼伏,跨国大森林顷刻活力迸发、灵气闪现。2002年越南发现东黑冠长臂猿后,两国频繁交流,促成了中国靖西邦亮林区猿群的发现。起初,中国境内生活着4群约23只猿,其中3群活动区域横跨两国。后来因特殊原因,一跨界猿群惊慌迁移,使中国境内少了一个长臂猿家庭。近几年,两国保护区合作更加密切。2015年5月,邦亮保护区大兴片新添一个猿群,中国境内又恢复到4群,总数26只。邦亮保护区工作人员韦丁廙说,两国齐心协力保护,给长臂猿带来家园安宁、“猿丁”兴旺。“君子为猿为鹤”,东晋名人葛洪将猿、鹤齐名,赞其清高孤傲,誉为君子。东黑冠长臂猿食不厌精,仪态优雅,君子之风颇甚。邦亮保护区护林员把苹果、香蕉等挂在树上,孰料“猿们”视若无睹,依然悠闲采摘熟透的野果,细细品味,未熟的则不去损伤。民以食为天,猿又何尝不是?喀斯特山区土薄水少,生态脆如蛋壳。边民世代砍柴、烧炭、放牧,猿群食源树也没能幸免。“猿群天生孤傲,拒绝嗟来之食。”邦亮保护区监测科研队队员林勇坚说,只有人工种植构树、酸枣、榕树等食源树种,才能满足它们的食物需求。2011年9月,中国广西和越南高平双方林业部门签订合作备忘录,中越合作跨境保护东黑冠长臂猿及恢复栖息地。两国专家实地评估了边境两侧栖息地,拟定了恢复技术手册。2012年3月,两国专家又实地评估邦亮保护区,找出8个优先恢复点。随后,中国在4个试点地栽种榕树、酸枣、蚬木等食源树。在靖西市壬庄乡大笃屯,2017年春村民自发种树61亩。越南也组织边民见缝插绿,广种秋枫、蚬木、棕榈等食源树。截至2017年底,两国种树约1500亩,逐渐恢复猿群栖息地。2007年9月,中越第一次联合调查结果显示,两国边境森林共有东黑冠长臂猿18群110只。2016年9月,再次联合调查时,增至22群136只。B共建“扩散通道”东黑冠长臂猿手长腿短,吃喝拉撒睡从不下树。中山大学博士生马长勇从读本科起跟随导师范朋飞研究东黑冠长臂猿,跟踪猿群9年,累计观察2000多个小时,仅有一次看见一只猿单脚瞬间点地。东黑冠长臂猿对环境条件要求近乎苛刻,栖息地为喀斯特山区常绿阔叶林,平均树高9米以上。由于栖息地狭小、破碎,争夺领地成为“猿战”导火索,酿成不少猿间悲剧。猿家庭通常“一夫二妻”,成员3至9名。母猿三年生一胎,之后又是约三年哺乳期,其中两年基本把婴猿紧搂怀里,猿孩约10岁成年后才独立谋生。2012年初,在邦亮保护区弄玉米附近,一户8猿之家原本生活宁静。4月,一只流浪雄猿闯来,几场恶战赶走原主,夺其家域妻儿。从此,两只不满半岁的婴猿再也见不到了。“灵长类动物普遍有杀婴行为。”邦亮保护区监测科研队长韦绍干说,雄主更替,婴猿凶多吉少。毕竟,不必哺乳婴猿,雌猿发情更快。这家长臂猿几年后又生变故——长女成年,联合生母赶走庶母。栖息地环境容纳量趋于饱和,流浪青年猿越来越多。没有新家园,哪来新家庭?频繁换“家长”,家庭不稳定,家族难兴旺。中国境内的难滩河与坡豆河绕着栖息地东西两侧,流进越南境内的归春河,汇合于南端。河流将栖息地隔成一个跨境“半岛”,猿群在东、西、南三面只能“望河兴叹”。北面虽连接中国广阔陆地,森林却被村庄、农田、公路阻断。2010年4月,中越全面启动曹邦——广西跨境生物多样性保护廊道建设项目,以修复与维护两国保护区的森林及长臂猿栖息地的生态完整性,谋求解开猿群困守“孤岛”之窘境。2011年9月,中越首次签署东黑冠长臂猿跨境保护谅解备忘录,之后两年修订一次。2017年12月,中越第三次修订备忘录时,深入探讨了如何破解猿群生存困境。“孤岛”上猿群超过20群,已达到环境容纳量。马长勇呼吁:中越共建猿群“生命通道”迫在眉睫。中国境内的坡豆河从红袍山底的个宝岩穿过,形成约900米地下河,使红袍山如天然桥梁横跨河上,连通古庞垭口,成为猿群走向“岛外”的极佳通道。这条通道连接起邦亮保护区大兴片的栖息地与腾茂片的潜在栖息地,猿群可借此走出“孤岛”,扩散到中国邦亮保护区腾茂片与越南交界的两片适宜森林中,实现环境容纳量翻番,猿群可望由现今22群增至48群。中国邦亮保护区正在加强古庞垭口的巡护和生态恢复。“扩散通道”横贯古庞垭口和两侧山岭,山岭以山脊为界,分属中越两国,需要双边共建,此事已引起越方高度重视。C人猿和谐相处2017年4月一天凌晨。“砰!”越南方向一声枪响,传到中国境内监测点。“偷猎!”邦亮保护区工作人员李兴康神经瞬间绷紧,急忙拨通越南保护区巡护队队长丁文松的电话。上世纪40年代前,人猿和谐相处,边民在树下割草,猿在树上嬉戏。后来,一代又一代被血腥猎杀,对人类的恐惧深植猿群基因。如今,猿群听到轻微脚步声,也会远遁而去,护林员只能远远望见树枝摇动。枪声就是警报!两国保护区紧急展开联合巡护,之后再没听到枪响。10多天后,这一带猿啼重现,两国巡护员才松了一口气。“两国保护区合作护猿,已建立起长效机制。”邦亮保护区工程师许家龙说,一旦发生盗猎盗伐或森林火灾,两国联合行动立刻展开。2014年1月,中国邦亮保护区与越南重庆保护区共同制定了中越保护区跨境联合保护工作制度,联合实施森林防火、打击盗猎盗采、开展科普宣教等活动。双方通过电话、电邮、会晤等方式,保持常态沟通。巡护队平时每两月面晤一次,森林火灾高发季节则每月一次。两国保护区领导轮流担任委员会主任,每年在国界碑前定期交流两次,简称“界碑会谈”。2017年12月2日,中国邦亮保护区邀请越南重庆保护区的巡护员及社区边民,在中越界碑前联欢。大家举起酒杯、唱起山歌、聊起护猿趣事,人的欢歌与猿的长啸不时交汇、萦绕山林……(记者袁琳通讯员蒋林林)

“目前,中国的东白眉长臂猿数量已近200只。仅在云南省德宏州境内,东白眉长臂猿的数量就已经从四五十只增加到近八十只。”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专家、大理大学教授范朋飞12日告诉记者。东白眉长臂猿是中国一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主要分布在云南省德宏州和保山市。2008年,野生动植物保护专家对中国东白眉长臂猿进行调查发现,中国境内的东白眉长臂猿共有150余只。2015年,专家又重新对东白眉长臂猿种群数量进行访问调查,并且对其栖息地质量情况进行了评估。根据范朋飞教授近期发布的调查结果显示:全国的东白眉长臂猿种群数量有40到50群,近200只。其中德宏州境内大概有19到20群,约七八十只,大概占了全国东白眉长臂猿种群的50%,是国内东白眉长臂猿最大的亚种群。从上世纪80年代的四五十只到现在的七八十只,德宏州东白眉长臂猿种群数量稳中有升。“这得益于当地良好的生态环境和民众保护意识的提高。”德宏州林业局保护办主任张友兵说。据介绍,德宏州可食用的野菜野果为东白眉长臂猿提供了丰富的食物来源;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和国家级生态公益林,为其提供了有利的生存和发展空间。此外,世居的少数民族傈僳族视东白眉长臂猿为神灵,并制定了村规民约对其进行世代保护,再加上林业基层工作者的广泛宣传,使当地各族群众对该珍稀物种的保护意识逐步提高。“虽然目前在德宏州东白眉长臂猿数量稳中有升,但增长速度还是太慢。”据范朋飞介绍,所有的长臂猿都是果食性动物,所以它们主要生活在保存相对完好的原始林中。一旦它们赖以生存的栖息地受到开发和破坏,长臂猿的种群数量就会迅速下降。此外,长臂猿性成熟晚,8-10岁才性成熟,3-5年繁殖一次,每胎1子,一旦种群下降到较低水平,其自身的生物学特性就导致种群数量无法快速恢复。“再加之非法偷猎,我们的保护任务依然任重道远。”范朋飞说。

11月14日上午,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局召开新闻发布会,通报了全球极度濒危物种东部黑冠长臂猿重现广西的具体情况。9月10日至15日,广西壮族自治区林业局和香港嘉道理农场共同组织,包括海南霸王岭保护区、广西弄岗保护区、广西植物研究所、广西师范大学、华南农业大学等单位在内的动植物专家组成的生物多样性考察队,在广西靖西县邦亮林区开展科学考察活动,发现了自上世纪50年代起便被认为在我国灭绝的东部黑冠长臂猿,据初步统计有3群17只,并首次获得了东部黑冠长臂猿的照片和录像。长臂猿是四大类人猿之一,是全球生物多样性的重要组成部分。东部黑冠长臂猿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全球极度濒危物种,被国际灵长类专家认为是全球25种最濒危灵长类之一。这次考察之前,越南高平县是全球唯一已知仍分布有东部黑冠长臂猿种群的地方,约有30多只,加上这次考察发现的17只,目前全球已知的东部黑冠长臂猿总共也只有50只左右,比国宝大熊猫以及广西特有的濒危动物白头叶猴的数量都要少得多。因此,这次考察发现东部黑冠长臂猿,是全球自然保护和生物学界的一大喜讯,对全球物种多样性保护有着十分重要意义。东部黑冠长臂猿属树栖动物,生活在热带雨林的林冠层,以野果、嫩叶为食。历史上,东部黑冠长臂猿曾广泛分布于越南北部湾至广西边境的热带地区,但由于过去猎捕和栖息环境的破坏,导致该物种急剧下降,自50年代起,国内就再也没有见过长臂猿的较可靠的报道,因此,科学家认为该物种在我国已经灭绝。这次东部黑冠长臂猿重现广西,表明广西的天然植被得到有效恢复,野生动物栖息环境已经大大改善,当地群众保护意识也不断提高。同时,这一发现也将大大提升了广西生物多样性在国际上的知名度,并对广西自然保护事业起到了积极的推动作用。这次科考发现东部黑冠长臂猿,是广西林业部门与香港嘉道理农场、国际自然保护组织以及国内有关院校、科研机构多年合作所取得的成果。自2002年起,香港嘉道理农场就开始在我区与越南接壤地区探寻长臂猿分布的可能性。今年4月,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与自治区林业局合作首次对邦亮林区进行了科学考察,初步认定该林区很适宜长臂猿生存,并有分布的可能性。今年5月,广西大学动物专家周放教授带队在该林区实施调查,并录到东部黑冠长臂猿的叫声。在上述工作的基础上,今年9月,香港嘉道理农场和自治区林业局合作,又组织了有30多名科研人员参加的考察队,通过深入邦亮林区进行科学细致的考察,终于找到了东部黑冠长臂猿的野生种群。通过这次考察,专家们在靖西县邦亮林区除了发现极度濒危物种东部黑冠长臂猿外,专家们还记录到了受国家重点保护的熊猴、黑熊、鬣羚、巨松鼠,苏铁、蚬木、兜兰以及一些列入世界自然保护联盟红皮书目录的珍稀鸟类和两栖爬行动物的踪迹,这说明该地区生物多样性十分丰富。为了保护好邦亮林区这片重要的野生动植物栖息地,靖西县委、政府和百色、靖西两地林业部门及时采取积极的保护措施:把邦亮林区列为特别管护区,派专人对林区进行巡护,防止偷猎、盗伐和野外用火,在周边村屯开展保护野生动植物宣传活动,等等。自治区林业局对保护好这片林区也十分重视,局领导亲自带队深入邦亮林区开展调查研究,明确提出了要加强保护、开展综合科学考察、严禁挖山开路、建立自然保护区等措施,并且与越南林业部门共同商讨开展东部黑冠长臂猿跨国保护工作。下一步,邦亮林区的自然保护工作将不断向纵深推进,保护功能将会得到进一步加强。

据德宏州林业局野生动植物保护专家7月10日至14日深入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大娘山片区开展调查发现:濒危物种东白眉长臂猿在当地的种群数量已由上次调查的1群2只增加到现在的3群12只,这表明云南省德宏傣族景颇族自治州东白眉长臂猿已由上次调查的60余只上升到70余只,占全国总数的一半。据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专家团队上次观测表明,濒危物种东白眉长臂猿全国仅有150余只,德宏州有15—17群约60余只,占全国野生种群数量的1/3,主要生活在盈江铜壁关自然保护区。时隔两年,德宏州东白眉长臂猿数量新增10只。德宏州东白眉长臂猿聚集区地处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大娘山片区,这里森林资源丰富,森林生态资源丰富完整,当地群众对东白眉长臂猿十分珍爱,长期以来对其栖息地进行严格的保护,制定了保护生态环境的村规民约,有效保护了该物种。调查中,州林业局专家与当地群众一道深入原始森林腹地,查看东白眉长臂猿的生存栖息地,了解东白眉长臂猿的生活习性和主要活动范围、食物种类,并对现有种群数量进行了统计,拍摄到了东白眉长臂猿的照片、录像和声音等资料。为更好地保护该物种,专家组要求当地群众要保护好良好的天然林资源,并在东白眉长臂猿出入地和相关线路中种植本地特有,东白眉长臂猿喜食的乔、灌、藤等各种类型的野生水果,为其扩大种群提供充足的食物。东白眉长臂猿为东洋界缅甸——中国亚区的特有物种,多栖于海拔2000—2500米之间的中山湿性常绿阔叶林和中山半湿润常绿阔叶林中,严格树栖,以多种野果、鲜枝嫩叶、花芽等为主要食物,亦食昆虫和小型鸟类。东白眉长臂猿群体较小,一般一群3—5只,为一夫一妻配偶制。东白眉长臂猿已被列为我国I级重点保护野生动物,被世界自然保护联盟列为濒危物种。我国现已有两个自然保护区(盈江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和高黎贡山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对东白眉长臂猿进行保护。为加大保护力度,去年,野生动植物保护国际还与盈江铜壁关省级自然保护区正式签署了东白眉长臂猿保护项目谅解备忘录。

10月28日上午8时10分,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监测队员谢增南通过听声定位的方法追踪观察,调查新确认一只雌性成年独立生活个体,为这一我国独有的濒危物种扩大种群增添了新的希望。10月30日,记者从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获悉:海南长臂猿种群数量从1980年的7只,繁殖发展到现在的4群27只。保护区监测队员巡山意外发现成年雌性独猿谢增南是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监测队员,他从2008年开始从事海南长臂猿的监测保护工作,有10来年的工作经验。10月28日凌晨5点,54岁的谢增南像平常一样,早早就起来巡山,他一个人负责管护的森林范围达4248亩。早晨6时40分,他到达监测点。随后,他沿着一条水沟行进。7时40分进入一片100多亩的原始森林,这个区域在霸王岭东五区的位置,这片热带雨林海拔1000米左右。原始森林中高大的树木隐天蔽日,他没想到,自己的行踪惊动了附近大树上的海南长臂猿,对方警觉地发出声响,于是,谢增南追踪观察。8时10分,谢增南看见一只毛发为金黄色的成年雌性海南长臂猿,在胡桃树和岭南青冈树旁边跳跃移动,这只雌性长臂猿鸣叫了四声,他急忙掏出手机准备录音录像,长臂猿在密林间犹如荡秋千一般,树叶一阵晃动之后,仅10秒钟左右,已经没了踪影。谢增南说,当时没有拍录下这只新雌性长臂猿的音像资料,他感到很遗憾,但这只长臂猿的身体特征已经深入他的脑海中。通过观察,谢增南新确认这是一只雌性成年独立生活的个体海南长臂猿,又称独猿。这一发现,让他欣喜万分,激动不已。他及时将发现新雌性海南长臂猿的情况向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汇报,大家闻讯,无不欢欣鼓舞。海南长臂猿以家庭为单位生活44岁的洪小江曾经在海南尖峰岭林业局和尖峰岭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作,2006年9月来到海南省野生动植物保护局,后来担任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谈起海南长臂猿,他如数家珍。洪小江告诉记者,10月28日发现的濒危物种海南长臂猿可能与保护区内的雄性独猿组建新家庭并繁衍后代,扩大海南长臂猿种群数量。记者获悉,海南长臂猿是中国特有,仅分布于海南岛热带雨林的世界级珍稀濒危动物,被列为我国Ⅰ级重点保护物种、国际野生动植物种贸易公约最优先保护物种名录。洪小江告诉记者,海南长臂猿以家庭为单位生活,一个家庭群通常是一雄两雌与数只未成年个体。种群配偶为“一夫多妻”制,其活动领域比较固定,有固定的活动范围和活动路线。海南长臂猿为中型猿类,体形矫健,体重7到10千克,体长40到50厘米,前肢明显长于后肢,无尾巴,无颊囊,毛被短而蓬松,胸腹部浅灰黄色,常染有黑褐色。雌雄的毛色不同,成年公猿通体黑色,体形比母猿略小,头顶有短而直立冠状簇毛,如怒发冲冠;母猿全身金黄,体背为灰黄、棕黄或橙黄色,头顶有棱形或多角形黑色的冠斑,恰似戴了顶小黑帽。海南长臂猿雄猿七八岁性成熟,雌性9岁性成熟,妊娠期7到8个月,2到3年生—胎。雄猿性成熟后会被驱逐出猿群,过一段独立生活,如果不能在其他猿群中争取到领袖的位置或寻找雌性独猿组成家庭族,就很可能孤独一生。海南长臂猿寿命可达30余年。海南长臂猿一生中要变换几次颜色,刚出生的幼猿是黄色的,只有头顶正中有道黑线,生下来后就由雌猿抱在胸前;半年后,会换上黑色的“童装”;到6到8岁性成熟,毛色才渐分雌雄,雌猿变成金黄色的着装,而雄猿却还是一身“黑衣”。雌猿由黑色变为黄色是一个渐进的过程,须一年多的时间方可完成,其间所呈现的是一只不黑不黄的“灰猿”。海南长臂猿种群数量增长到4群27只洪小江告诉记者,海南长臂猿是树栖猿类,在树上攀援自如,活动与觅食均在15米高大乔木的冠层或中层中穿越进行,很少下至5米以下的小树上活动。它们过着“高大上”、居无定所的生活,在高大的树上栖息,从不落地。海南长臂猿每天的活动很有规律,定时高声鸣叫,是它们一天当中必不可少的内容。每天在拂晓时分,猿群就开始第一次鸣叫。先是公猿的高声啼鸣独唱,接着是母猿的喧闹和歌唱,声音高亢洪亮,能传到几公里之外,数里外都可以听见。据文献记载,20世纪三四十年代,海南长臂猿的数量估算有2000多只,后来因为当地山民不断捕猎,海南长臂猿种群数量急剧减少。到1980年,海南长臂猿种群数量只有7只,成为濒危物种。1980年,广东在海南成立霸王岭黑冠长臂猿保护区。自20世纪80年代以来,国内外有关专家和组织一直都非常关注海南长臂猿的命运,自那时起,海南长臂猿的保护问题成为国际社会关注的焦点。2003年10月,在省林业厅的支持下,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管理局组织开展了第一次海南长臂猿野外摸底调查,调查结果记录到,海南长臂猿的数量增长到2群13只。为了评估10年来对海南长臂猿的保护成效,科学制定海南长臂猿发展的决策和保护措施,促进海南长臂猿的恢复发展,2013年10月,在国家林业局和海南省林业厅的大力支持下,开展第二次海南长臂猿野外专项调查,记录海南长臂猿的数量增长到3群23只。截至目前,海南长臂猿种群数量繁殖发展到现在的4群27只。全球专家曾齐聚博鳌发公开信呼吁拯救海南长臂猿记者了解到,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为了改善海南长臂猿栖息地质量,从2004年至今,针对海南长臂猿栖息地破碎、退化等情况,采取种植海南长臂猿取食的乡土树种进行栖息地改造,共改造3000多亩,并对阻碍海南长臂猿栖息地恢复走廊的高空架高压线路进行2公里的地埋,并补植补种海南长臂猿喜食的乡土树种1200株。2016年至2020年,计划在海南长臂猿栖息地范围内完成生态修复2000亩,主要以猿食植物为主。为了加强对海南对长臂猿保护,还建立了野外专职监测队,加强海南长臂猿日常野外监测力度。2005年4月,组建了8人海南长臂猿野外专职监测队伍,设立南叉河监测站、葵叶岗、十字岗、红河谷以及龙岗5个监测站,对海南长臂猿进行日常全天候跟踪监测。近几年来,监测队伍不断更新壮大,目前为止,监测队伍人员达到15人。记者获悉,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自建立以来,先后与40多家单位共同开展海南岛海南长臂猿科研课题项目,推进拯救海南长臂猿长远计划实施。2014年3月18日至20日,“海南长臂猿保护国际研讨会”在琼海博鳌成功举办,来自十多个国家和地区的80余名灵长类专家代表齐聚一堂,共同研讨分析海南长臂猿种群生存状况,并联名签署了“携手行动起来,拯救海南长臂猿——致社会各界公开信”,呼吁国际社会共同关注海南长臂猿,赢得社会各界对海南长臂猿保护的关注、支持和参与。《关于拯救海南长臂猿的建议》被列入2014年海南省两会及全国两会的提案。洪小江说,海南霸王岭国家级自然保护区可以给更多海南长臂猿提供安乐的家园。希望海南长臂猿繁殖到海南岛更多更广的地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