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编者按:高鼻羚羊,又名赛加羚羊,曾生活在哈萨克斯坦、蒙古、俄罗斯、土库曼斯坦、乌兹别克斯坦至中国西部的广大区域当中。在中医当中,“羚羊角”这味药的正品,就单指高鼻羚羊的角。于是,它们惨遭屠戮。最近公布的《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红色名录——脊椎动物篇》显示,这种生物已经在中国大地上野外绝灭(EW)。如今,国外的高鼻羚羊又遭浩劫。

新华网乌鲁木齐1月4日消息,新疆林科院森林生态研究所野生动植物与湿地研究室近日发布了《新疆脊椎动物红色名录》,全区有99种动物被列入该名录,其中,野马、高鼻羚羊等16种野生动物进入灭绝、极危等级。根据名录,野马、高鼻羚羊被确定为野外灭绝;长颌北鲑、白鹳被确定为区域灭绝;扁吻鱼、白头硬尾鸭、野骆驼、戈壁盘羊、原麋、河狸等物种由濒危提升为极危。此外,40种野生动物被列为濒危,44个物种被列为易危,阿尔泰林蛙、岩羊由易危降为无危。新疆是中国生物多样性最丰富的地区之一,根据《中国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脊椎动物卷》的评估结果,新疆目前共分布有731种脊椎动物,约占全国脊椎动物总数的10.01%。新疆动物区系组成复杂,空间分布格局差异显著,起源古老,拥有演化系统中的各种类群,如拥有“活化石”之称的新疆北鲵、河狸等。然而,新疆也是生物多样性受威胁最严重的地区之一,由于人类活动、环境污染以及气候变化等因素,脊椎动物多样性受到严重威胁,一些种群的数量减少乃至消失。

更新:截至6月2日,库赫-斯坦泽尔博士认为灾难已经告一段落。随着救援队伍发现新的尸体,死亡数量还将继续攀升,但他认为已经不再有新的死亡事件了。

(Stellasun/编译)最近两周来,在一种神秘疾病的侵袭下,有12万头极度濒危的高鼻羚羊(Saiga
tatarica
)——接近现存野生羚羊总数的一半——暴毙野外。

图片 2超过12万只高鼻羚羊已经死亡,而此前总数只有25万。图片来源:Sergei
Khomenko/Food and Agriculture Organization of the United Nations

这一疾病的病原体仍不清楚,但科学家认为它几乎总是会致命。

“我找不到合适的词语形容。”野生动物保护协会(WCS)的资深科学家乔尔·伯格(Joel
Berger)说。“两三个星期的时间里失去12万头动物,这是个大事件。”

在冰河时期结束之前,高鼻羚羊(又名塞加羚羊)曾分布在从英格兰到阿拉斯加的广袤大陆间。气候回暖后,它们继续在中亚的大草原上繁衍生息。

但在苏联解体后,高鼻羚羊的种群数量锐减了95%,主要原因是盗猎——羊角被出售到中国作为传统药材。

2006年,仍有高鼻羚羊分布的五个国家——哈萨克斯坦、蒙古、俄罗斯、土库曼斯坦和乌兹别克斯坦签署了一份关于保护高鼻羚羊的备忘录。通过严格的反盗猎措施,高鼻羚羊的种群数量从不到5万头上升到这次瘟疫前的25万只。

“这是一个巨大的成功。”高鼻羚羊保护协会埃里诺·米尔纳-古兰德( Eleanor
J. Milner-Gulland)说。

但在本月初,野生迁徙动物保护公约的陆生动物协调员阿里尼·库赫-斯坦泽尔(Aline
Kuehl-Stenzel)收到了一份来自哈萨克斯坦政府的报告,内容是上百只羚羊的突然死亡,包括带着幼崽的母羊。自此之后,死亡数量继续快速攀升。

许多食草动物都会出现周期性的大规模死亡现象,其原因可能是干旱,也可能是牛瘟病毒爆发之类的瘟疫。但由于高鼻羚羊的数量仍然很少,目前这次大规模死亡意味着这一物种的很大比例消失了。

“这次死亡的规模绝对史无前例。”库赫-斯坦泽尔说。

图片 3一只高鼻羚羊和它的幼崽在吃草,周围都是死去的羚羊尸体。研究者依然不能确定这一死亡事件是否结束了。图片来源:Kazakhstan’s
Ministry of Agriculture, via Reuters

皇家兽医学院的野生动物疾病专家理查德·科克(Richard
A.
Kock)和他的同事们前往哈萨克斯坦帮助开展调查。他们对15只羚羊进行了尸检。

科学家发现一旦疾病感染了一群羚羊,没有一只可以幸免。“百分之百的死亡率是一件极为惊人的事情。”科克说。

他们发现高鼻羚羊感染了两种致命细菌——一种巴氏杆菌和一种梭菌。但科克认为细菌感染并不是本次事件的主要原因。

健康动物体内也有这两种细菌,但它只在动物身体衰弱时才会变得致命。科克博士还观察到,高鼻羚羊的死亡速度如此之快,细菌应该不可能传播到别的动物身上。

“整个发病周期太短了。”他说。

科克博士和他的同事们正在调查这次大规模死亡事件背后的其他可能因素,包括由某种未知病毒引起的可能性。他说从尸体组织中分离出病原体还需要3到4周时间。

科学家们也在研究环境变化是否对高鼻羚羊种群产生了影响。例如,今年的强降水可能改变了草原的生态,从而影响了高鼻羚羊的食物。

在过去几十年间,中亚还曾经受过工厂和农场产生的大量化学污染;科克博士也将对污染在这次事件中的影响展开调查。“这其中有很多历史因素。”他说。

有猜想称这些羚羊可能是因为哈萨克斯坦火箭项目的燃料而中毒了,但库赫-斯坦泽尔对这一假说表示怀疑。

“我并没有见到证据支持火箭理论。”她说。

要判断这次大规模死亡背后是否有环境因素,可能需要花上很多年。“我们有一些简单的理论,但事实很可能复杂,”科克博士说,“必须做研究,让证据说话。”

上周四,野生迁徙动物保护公约发布了一则声明,称“这次大规模死亡已经趋于结束”。但是库赫-斯坦泽尔在周五说,还有报告称更多的羚羊依然在死去。

“死亡事件可能没有结束,”她说,“虽然尚未确证,但这一可能性让我们非常恐惧。”(编辑:En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