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中国绿色时报11月13日报道(作者闵学红申宝卿记者孙阁)1994年,储发朝还是一个刚毕业没几年的大学生。大年初七,上班第一天,他就急急地赶到山上和老乡一起打炮眼。小储所在的赞皇县是河北太行山区的一个国家扶贫开发县,当地的老百姓靠着穷山过着穷日子。后来,县林业部门的专家想了一招,就是用炸药把太行山的片麻岩崩碎崩松,然后挖坑引水种枣树。那些树苗,寄托着老乡们全部的致富希望。回想那时的光景,如今已是赞皇县林业局局长的储发朝感叹:“漫山遍野红旗招展,几乎全县的农民都把这一天当作过年一样,不放礼花放土炮,万炮齐轰太行山。就是这种方法,农民们在山上种枣树、种核桃、种樱桃,一种就是20年,我们赞皇县才有了中国果乡的荣誉。”巍巍太行山,在河北西部绵延471公里,连亘张家口、保定、石家庄、邢台、邯郸5市30个县,山区面积5359.6万亩,占整个太行山区总面积的29.3%。这一地区开发早,森林植被破坏严重,水土流失、生态环境恶化,水、旱、风沙灾害频繁发生,直接影响着山区1100多万群众生产生活水平的提高,拉了山前平原和全省经济发展的后腿。1994年,太行山绿化工程全面启动,河北省开启了大规模战太行、绿太行、富太行的征程。有干劲的太行山人用汗水把荒山绿起来太行山绿化工程全面启动以后,河北省太行山区5个设区市都把太行山绿化作为改善当地生态环境,改善老区人民生产、生活条件,加快山区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的关键措施来抓。1996年河北省委、省政府提出了“战太行、绿太行、富太行”的目标,并制订了抓质量、抓进度、抓管护和保成活、保效益等措施。之后成立了以省长为组长的领导小组,下发了《加快太行山造林绿化的决定》。各市的市委书记、市长等主要领导每年都带领各县乡的负责人对太行山造林绿化进行现场观摩,增强各级党委、政府绿化太行的责任感、紧迫感。河北省委要求全省每年净增森林覆盖率一个百分点,提出全省年均造林420万亩以上的要求,并把这些指标作为考核地方党委、政府的一项重要内容,省林业厅把目标分解,各市结合自身特点先后实施了生态屏障、太行山绿化、造林补贴试点项目等绿化工程。20年来,河北省各级各部门为加快太行山绿化步伐,推进“绿色河北”建设进程,出实招、用真劲,人工造林与飞机播种造林并重,封山育林与产业助农并举,实施太行山绿化工程,人工造林抓精品,飞播造林重实效,封山育林扩规模。造林难,难在资金,难在机制,太行山绿化工程中,“机制”这两个字被太行人诠释得淋漓尽致。为调动群众造林管护的积极性,全省各地总结推广了五种机制。一是大户承包造林机制,通过集体林改鼓励和支持民营企业家参与造林绿化。二是合同造林机制,在工程施工中,林业部门与各造林户签订造林合同,按造林要求完成并经验收后,发放造林补助。三是“先造后补、多造多补”补助机制。四是公司化造林机制,面向社会公开招标,由造林绿化公司承担工程建设。五是合作社造林机制,成立专业合作社,由农民自愿以资金、土地等入股组成利益共享、风险共担的联合体,组织社员统一进行造林绿化,享受国家造林补贴。太行山绿化工程改善生态、保持水土、净化水源,实现了工程区的防灾减灾。以林为主的水土保持区土壤侵蚀模数较对照区降低60%左右,地表径流减少70%左右,一般年份地表径流能全部拦蓄利用,做到了中雨小雨不下山、大雨暴雨缓出川。邢台县的前南峪村创造了生态经济沟建设模式,使8300亩荒山披上了绿装,这个村也被誉为太行山最绿的地方。可敬的太行山人用作为解读太行精神20年来,太行山这块热土成为播绿人的主战场,一代代太行人用干劲为太行山换新装。赞皇县刘家沟农民杜过秋1983年扛着工具告别家人,住进了距离村子4公里的柿子洼栽树,一住就是20年,穿破了上百双胶鞋,用坏了40多把锨镐,栽植了7万多棵树。柿子洼土壤薄瘠,为栽活一棵树,杜过秋不仅要四处找土,还得到1里之外的小水库去担水。杜过秋每天日出而作、日落而息,20年植树不止,被人誉为太行绿化新愚公。2001年3月,河北省疾病防治所所长吕日新辞去职务一头扎进太行山,他带着8名绿色志愿者开发井陉洞阳坡村的万亩荒山,栽下了10万株香椿、7万株连翘和20万株其他树种。邢台沙河市个体户李海贵跨村承包荒山1万亩,先后投入资金1000多万元,对山场进行规模开发、集约管理、企业经营,有效地带动了当地农民参与荒山治理的积极性。民营林业也纷纷进驻太行山这片热土,并创造了多种改革性的投入模式。一是以地入股造林模式。合作社牵头、群众以地入股、政府无偿供苗,由合作社统一规划造林和经营管理,收益后按股分红,实现了政府要绿、群众受益、公司得利。二是土地返租倒包模式。政府租用农民荒山荒地,面向社会公开招标,由中标公司负责造林、经营和管理,做到了树栽得上、有人管、能保住。三是招商引资造林模式。出台优惠政策,对单一经济林品种种植达到一定规模的,财政给予补贴,并积极推进土地合理流转。四是荒山拍卖包造林模式。在山区林果基地建设中,大力推行大户承包以及“公司+基地+农户”模式,较好地解决了一家一户种植规模小、标准低、资金不足的问题。果品基地建在太行山,百姓致富奔小康让山区人民富起来是太行山绿化促进可持续发展的内涵。河北把绿化太行山与带领当地群众脱贫致富奔小康紧密结合起来,大力发展生态经济型防护林,按照抓品质、上规模,抓示范、强管理,抓改造、增效益的工作思路,充分利用山地资源优势,以扩大种植规模为突破口,大力发展优质核桃、红枣、苹果、甜柿等经济林,山、水、林、田、路综合开发,种、养、加、游立体经营,千方百计增加农民收入。顺平县推进“公司+基地+农户”的产业化经营模式,大力发展龙头企业,成立了顺富果品集团公司,在京、津、保定等地设立销售网点,通过果品经纪人实行分购联销,利用“顺富”名牌优势,探索建立产业化营销机构,引导农民发展优质无公害果品。河北农业大学教授李保国扶持的“富岗”牌无公害优质苹果,先后荣获“河北省著名商标”、“昆明世博会银奖”、“河北省名牌果品”、“国家A级绿色食品认定证书”等多项殊荣。“富岗”牌极品果,在北京等大城市卖到了50元一个的高价,同时受到了国外客商的青睐。富岗集团按照无公害果品生产要求,推广128道生产管理工序,生产优质果品,不断扩大优质苹果连锁基地。如今,太行山区已成为河北省重要的果品基地,阜平大枣、涞源核桃、涉县花椒、赞皇的大枣和樱桃以及曲阳、唐县、满城的磨盘柿等,已成为这些地区的主要农副产品,果乡农民靠着果品实现了脱贫致富,果品加工也逐渐成为一些县区的支柱产业。太行山因树而绿,太行农民因绿而富,太行面貌因绿而活。战太行、绿太行、富太行的行动,让太行山发生了巨变。“山是聚宝盆,坡种摇钱树”,“山区优势在山、潜力在山、希望在林、致富在林”,太行山期待着圆梦的明天。

翻过一道岭,进入左权县,太行雄姿,碧绿无垠。

太行山林果采收的时节到了。走在河北省邢台市邢台县浆水镇的大片苹果园里,熟透的苹果散发出沁人心脾的馨香。52岁的果农王海玉指着挂满果实的枝头高兴地说:“这是晚熟品种昌红富士,早熟的那一批早就卖完了。苹果亩产6000斤至7000斤,按每斤2元算,每亩收入达1.5万元。”据浆水镇镇长王胜军介绍,当地像王海玉这样靠苹果增收致富的农民很常见。浆水镇地处邢台市南部太行山深处,特殊的地理环境和气候条件对发展苹果产业有得天独厚的优势。特别是近几年,该镇按照县里提出的“山顶刺槐戴帽、干果缠腰、水果抱山脚”的荒山开发治理模式,全面开发治理宜林山场。目前,全镇发展苹果种植面积2万亩,是河北省南部最大的苹果集散地。同在太行山深处的内丘县岗底村,也是苹果飘香。“我们这里层峦叠翠、空气清新、日照丰富、昼夜温差大,适于苹果生长。”岗底村村委会主任杨沣军说,良好的气候、地质条件造就了富岗苹果优良的品质。岗底村曾经是有名的贫困村,经过多年奋斗,岗底村闯出了一条荒山变金山的生态致富路,全村仅苹果树就有3500亩,2015年村民人均年收入达到3万余元。邢台市地处太行山东麓,山区面积570万亩,山区人口70.2万人。由于干旱少雨、土地瘠薄,山区经济发展一直滞后,“山秃、人穷、观念旧”曾是太行山区的真实写照。近几年,邢台市将太行山综合开发当成全市改善生态环境、实施精准扶贫的头等大事,以植树造林、绿化荒山为基础,全面启动果品生产型、特色产业型、农产品深加工型、观光休闲型等4种发展模式。全市已经开发经济沟1040条,其中高标准建成的有531条,总面积达到111.2万亩;初步建成的有509条,面积为75.8万亩。农民在达标经济沟中的每亩收益不下2000元,多者甚至能突破万元,其中,苹果种植面积达30.5亩,打造了“富岗”“浆水”等知名品牌,通过林果经济的崛起,太行山区大多数群众实现了由贫穷到小康的跨越。过去的穷山恶水,变成了如今的绿水青山、金山银山。从单纯的卖苹果到卖风景,从传统农业到观光旅游型现代农业,小苹果映红了果农们的笑脸。据介绍,到2020年,邢台市还将高标准打造生态经济示范区45处,总面积52.5万亩。力争通过今后5年的努力,使邢台所有山场实现绿化造林,太行山邢台段将真正成为全省最美、最富的地区。(记者雷汉发通讯员闫丽静)

6月16日,记者行至左权县石匣乡赵家庄村,这里正有群众在育苗。上前打问,他们是沐晨扶贫攻坚造林合作社成员。

大家一聊,话题就聊到了习近平总书记视察山西以来左权县发生的变化。合作社负责人赵文斌说,为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左权县成立了45支扶贫攻坚造林合作社,每个合作社必须要有一半以上的建档立卡贫困户,县里把造林工程分别交给合作社完成,一举两得,既完成造林任务,又完成脱贫任务。正在干活的村民刘跃明说,去年加入合作社,他们夫妻二人一年下来挣了近3万元。

离开赵家庄村往前走,迎面是一座郁郁葱葱的生态庄园——鲜淼生态庄园。庄园工作人员张丽介绍,这里原来是3000亩荒山,经过造林绿化,现在已成为生态葡萄酒庄,每年还吸纳200位当地农民就业。在这里工作的郝江梅一年收入就达2万元。

左权县的森林覆盖率达到37%,高于全省11个百分点。在左权转一圈发现,这里的人几乎都在从事与生态建设有关的事业,都在享受生态建设的回馈。

县林业局长刘俊彦算了一笔账:

全县45支扶贫攻坚造林合作社,入社农户964户,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648户,占67.22%,去年人均劳务收入2625元;今年预计可带动社员人均增收2400元左右。全县聘用700多名建档立卡贫困户担任生态管护护林员,年人均工资5000多元。

全县有36万亩、580余万株核桃树。2017年,左权县核桃总产量达1500万公斤,产值3亿元,人均收入2050元。

全县生态庄园已达257处,累计总投资23.23亿元,完成生态林建设管护8万亩,经济林建设管护5万亩,生态庄园常年用工3000余人,年人均收入2万元;季节性用工8000余人,年人均收入1万元。

左权县扶贫办主任巨维荣说,到2018年底,左权县将有5600名贫困人口通过生态建设摆脱贫困。

如今,左权县拿到了“生态文化旅游开发区”的金字招牌,做起了生态文化旅游的大文章。左权县旅游局负责人说,全县林地面积占到国土总面积的68.8%,左权正在兴起生态文化旅游热潮,拉动2000人就业,实现旅游收入5.3亿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