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青海今年加大三江源塔拉滩荒漠化治理力度 中国林业网 来源:新华网 打印本页
2014年,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将完成三江源生态保护二期工程投资6516万元,主要用于控制塔拉滩荒漠化的扩展。
作为青海省共和盆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塔拉滩总面积443万亩,是三江源地区风沙危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2000年前后,大风一刮,塔拉滩附近的公路上就会沉积黄沙30多公分,每年进入龙羊峡库区的流沙有3131万立方米,每年造成经济损失4600万元。
近年来,国家将共和盆地列为全国防沙治沙的工作重点,青海省也将塔拉滩列入全省荒漠化重点治理区域。海南藏族自治州三江源办公室高级工程师胡振军说,1999至2003年,海南州在塔拉滩开辟了生态治理区,2005年实施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以来,通过杨树深栽、围栏封育、人工补播、设置沙障等措施恢复当地沙生植被,提高植被覆盖度,产生了积极成效。
气象部门因地制宜实施了人工影响天气工作,使塔拉滩地区的降水有了明显增多,为植被生长创造了条件。在降水相对充足的情况下,封育的牧草长势较好,风蚀风积程度趋缓。
目前,塔拉滩治理已被纳入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二期工程规划。海南藏族自治州林业局综合科科长安正文介绍,今年海南州要完成二期工程投资6516万元,开展封山育林8万亩、沙漠化防治11万亩、封沙育草2.1万亩,控制塔拉滩沙漠化土地的扩展。
此外,海南州还将以一河、一湖、两区、三滩、十沟等为重点生态治理区域,通过人工造林、封沙育林育草等措施保护和扩大沙区林草植被,治理城镇村庄周围沙漠化土地,构建五大生态屏障。

2014年,青海海南藏族自治州将完成三江源生态保护二期工程投资6516万元,主要用于控制塔拉滩荒漠化的扩展。作为青海省共和盆地的重要组成部分,塔拉滩总面积443万亩,是三江源地区风沙危害最严重的地区之一。2000年前后,大风一刮,塔拉滩附近的公路上就会沉积黄沙30多公分,每年进入龙羊峡库区的流沙有3131万立方米,每年造成经济损失4600万元。近年来,国家将共和盆地列为全国防沙治沙的工作重点,青海省也将塔拉滩列入全省荒漠化重点治理区域。海南藏族自治州三江源办公室高级工程师胡振军说,1999至2003年,海南州在塔拉滩开辟了生态治理区,2005年实施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工程以来,通过杨树深栽、围栏封育、人工补播、设置沙障等措施恢复当地沙生植被,提高植被覆盖度,产生了积极成效。气象部门因地制宜实施了人工影响天气工作,使塔拉滩地区的降水有了明显增多,为植被生长创造了条件。在降水相对充足的情况下,封育的牧草长势较好,风蚀风积程度趋缓。“目前,塔拉滩治理已被纳入三江源生态保护和建设二期工程规划。”海南藏族自治州林业局综合科科长安正文介绍,今年海南州要完成二期工程投资6516万元,开展封山育林8万亩、沙漠化防治11万亩、封沙育草2.1万亩,控制塔拉滩沙漠化土地的扩展。此外,海南州还将以“一河”、“一湖”、“两区”(三江源中铁、江群核心保护区)、“三滩”(切吉滩、塔拉滩、木格滩)、“十沟”(州境内生态脆弱的十个流域)等为重点生态治理区域,通过人工造林、封沙育林育草等措施保护和扩大沙区林草植被,治理城镇村庄周围沙漠化土地,构建“五大生态屏障”。

从参加工作起,蒋志云一直在和沙子做斗争。52岁的蒋志云是青海省海南藏族自治州贵南县自然资源局三江源办公室主任。该县土地总面积997.4万亩,其中沙漠化土地面积达342万亩(沙漠面积142万亩),分布在木格滩及周边地区,涉及全县6个乡镇。上世纪中叶前,当地木格滩和黄沙头周边沙漠每年以5至15米的速度扩展蔓延,每年近3000亩的草地耕地被沙漠吞噬,有些牧民为了生存赶着牛羊举家迁徙。藏族牧民拉则加说:“以前风沙特别大,我们的草山被沙子覆盖,牛羊吃不上草,沙漠旁边的公路也被沙子堵住了,那时特别恨沙子。”拉则加说。上世纪90年代起,贵南县政府确立了以治理沙漠化土地为重点的生态治理措施。20多年来,累计投资超过13亿元,治理沙漠化面积166.5万亩,其中人工治沙造林110万亩,实现了从“沙逼人退”到“绿进沙退”的转变。谈起当初治沙时的艰辛,蒋志云依旧眉头紧锁。蒋志云说,以前技术滞后,参与治沙的人也少,政府就发动当地百姓参与治沙,“当时先是培训技术员,然后技术员再把治沙技术手把手教给百姓,当地藏族、回族等少数民族群众积极参与到治沙工作中。”“高温是对我们最大的考验,那时沙地地面温度能达到近60摄氏度,有时一阵雨过后,沙地上又潮又热,雾气在蒸腾,我们就像待在桑拿房一样,谁能想到在青藏高原中暑的人这么多!”蒋志云说。蒋志云回忆,那时有些民工穿着胶底的鞋,由于高温,干完活儿回家时鞋底都被粘在地面上,和鞋面成了两截,“很多工人回家没鞋穿只能先用绑苗子的绳子把鞋拴住,特别狼狈,就是在这样的环境里,我们在和沙子做斗争。”他说。如今再到贵南县木格滩和黄沙头沙漠时,杨树、沙棘、乌柳等树种让荒漠披上了绿色外衣。牧民高兴地说:“做梦都不会想到,以前‘随便欺负牧民’的沙漠现在稳住了。”位于青藏高原的青海省大部分省域为干旱和半干旱地区,沙化土地面积达1.87亿亩。青海是“三江之源”,是中国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生态环境关系全国可持续发展。近年来,青海坚持自然恢复和人工修复结合,采取“造”“管”“封”等综合措施,厚植绿色基础,扩展生态空间。五年来,投资210亿元,完成营造林1275.7万亩,义务植树7500万株,仅2017年青海营造林规模突破400万亩。克图,原是青海湖东北岸一片沙区。通过40多年的治理,原本风沙肆虐的克图地区实现了沙漠变绿洲,在青海湖北岸的风沙线上筑起了一道长8公里宽3公里的绿色屏障,遏制住了沙丘向东蔓延,确保了青海湖核心区域的生态安全。克图沙区位于青海湖环湖东路一侧,如今这里已是一片郁郁葱葱、繁茂喜人的林区。青海省海北藏族自治州海晏县国有林场场长党永寿告诉记者,在上世纪80年代,这里还是满眼黄沙的流沙区。由于距离青藏铁路直线距离仅100米,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经常一夜之间,铁路就被风沙埋没……“我们这里一般吹的都是西风,每年沙丘以5米的速度由西向东移动。”党永寿说,由于沙丘前移影响青藏铁路和环湖公路,铁路和公路部门每年要花大量的人力、物力和财力来清沙护路。上世纪80年代初,在没有任何参考借鉴经验的情况下,几代林业人反复钻研,试验成功了沙棘营养土坨造林,乌柳截秆深栽造林、容器苗造林、沙障+植苗种草等一系列适合高寒沙区的先进实用技术,在高寒沙区走出了一条成活率高、见效快的治沙造林新路子。海晏县林业站站长马文虎说,针对造林树种单一的实际,他们四处学习请教,不断试验探索,掌握了樟子松的生物学特性,成功引进并大面积推广,填补了高寒沙区造林无常绿乔木树种的空白,形成了今天人们看到的乔、灌、草结合的自然沙漠生态系统。站在克图望绿亭上向西眺望,原本黄沙肆虐的不毛之地已然变成一片绿色的海洋。

国家林业局政府网7月29日讯从今年起,宁夏回族自治区采取飞播、封育禁牧等措施,加大了沙区生态自然修复的功能。同时,依托国家三北防护林、退耕还林、天然林保护等重点林业工程,加大了植树造林的力度,全年计划完成植树造林150万亩。为了吸引更多的人参与到荒漠化治理中,自治区出台政策鼓励引导企业、个人投资防沙治沙,开发沙产业,实现林业建设主体的多元化。到目前为止,全区治沙面积在1500亩以上的企业达60多家,开发治理沙荒地30多万亩。(宁夏回族自治区林业厅)

中国绿色时报1月25日报道日前,第九届、第十届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中国治沙暨沙业学会名誉会长许嘉璐在听取学会负责人汇报工作时指出,林业在精准扶贫中大有可为,过去学会已经做了大量卓有成效的工作,为以后更深入、更广泛地治理荒漠化、精准扶贫打下了良好的基础。我国的林产业和沙产业具有广泛的发展空间,希望有关部门进一步加大治理荒漠化地区工作力度,并使之与生态保护相得益彰。许嘉璐在任期间,曾多次考察西部沙漠、石漠和湿地地区。2007年起,在时任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张建龙等同志的陪同下,几次赴甘肃省民勤县考察生态保护和防沙治沙工作。10年来,他一直惦念着当地百姓的生活,时刻关心着民勤的防沙治沙及河流湖泊变化情况。许嘉璐带团考察贵州、湖南、广西、云南等地石漠化地区后,推动民进中央和国家林业局,于2004年在黔西南共同建立30万亩金银花基地。金银花能够适应艰苦的环境,根系顺着岩石缝儿向下扎,加快了土壤化,涵养了地下水,使石漠化得到治理。金银花的药用价值还有助于当地农民脱贫。他说,这充分体现了林业生态效益、经济效益和社会效益的统一,具有重要的生态、经济、社会和政治意义。许嘉璐指出,中国治沙暨沙业学会作为公益性社团组织,在新一届理事会的带领下,在上一届理事会工作的基础上,要不断开拓创新。今年,《联合国防治荒漠化公约》第十三次缔约方大会在我国召开,这是一件大事,希望学会发挥独特优势,积极参与,协助做好相关工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