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图片 5

92岁的伊小秃除了背微驼、耳稍背,他仍如一个六七十岁的普通农村老汉。正如五十多年前他亲手栽下的“小老杨”树,历经风吹沙蚀,依然苍劲挺拔。伊小秃是山西省右玉县右卫镇北辛窑村人。这个县地处毛乌素沙漠边缘,与内蒙古自治区接壤。从前,伊小秃印象最深的就是荒凉、风大、沙多。“当时村庄周围,六沟四洼两边坡,放眼不见树几棵。一年一场风,从春刮到冬。白天刮起拉骆驼风,在家里都要点上油灯。立夏至小满时节,刮起戳扒风,一刮就是八天。”他说。大风卷积而来的黄沙给当地居民生产生活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当过七年羊倌的伊小秃说:“放羊的时候,要在头上紧紧捆住毡帽,把羊群赶到偏远的山里背风处。清明前后种扁豆,前面得有一个人专门挡风,要不种子和肥料就会被吹走。一亩地到秋天也只有十五六斤收成,除去三斤种子,留不下个啥。”伊小秃的村庄是当时右玉县的真实写照。资料显示,解放初期,该县1967平方公里的国土面积上,仅有残次林8000亩,森林覆盖率为0.3%;风蚀、干旱形成的土地沙化面积达到225万亩,占土地总面积的76.2%。“右玉要想富,就得风沙住;要想风沙住,就是多栽树。”1949年,新中国成立后右玉第一任县委书记张荣怀上任不久就提出了这样的口号。第二年春天,全县即开始了声势浩大的植树造林活动。1956年担任村党支部书记的伊小秃响应县乡号召,组织了一支造林突击队。“当时就是要栽防风林。没有树种,就从我们当地的小老杨树上剪下树枝,埋在沙土里。头一年栽不活,来年就补栽。农忙的时候由突击队栽,农闲的时候全村老小齐上阵。”伊小秃说。在村庄周边种起三道防风林后,伊小秃又根据县里安排,带着队员们到别的地方种树,一种就是20多年。1983年,年过六旬、从村支部书记岗位上退休的伊小秃仍然闲不住,又主动承包了村里的一座荒山,每天早出晚归,上山造林护树。过去几十年间,到底种了多少树,伊小秃说他已经“算不清”了。但仅在北辛窑村,4000多亩土地有2000多亩种上了树。早期插在沙土里的“小老杨”枝如今已经长成二三十米高的大树。过去六十余年间,右玉县委书记更换了十几任,但造林绿化的事业却是一任接着一任干,一张蓝图绘到底。在“三北”造林工程等国家工程引领下,目前该县森林覆盖率已经高达53%,并仍以每年8万亩以上的速度推进造林。在众多“小老杨”树陪伴下的北辛窑村,空气愈发清新,土地日渐肥沃,村民们正享受着生态变迁带来的“红利”。“现在天上刮的是没沙的清风,地里能种的庄稼也从以前简单的土豆、莜麦、胡麻老三样,增加了玉米、黍子等,产量每亩也能达到1000斤。要是没树,哪来这样的生活?”伊小秃说。

横贯我国东北、华北、西北的“三北”防护林,拥有多个中国生态建设“之最”的光环:启动最早,是全国第一个大型生态林业工程;持续时间最长,从1978年到2050年跨越两个世纪、持续73年;地理跨度最大,横穿我国北方13个省,被称为绿色长城和地球绿飘带。“三北”之最多,似乎与寻常百姓生活相距甚远。但透过日前在甘肃省平凉市召开的国家“三北”工程统筹生态林业民生林业现场会,可以看出:“三北”防护林虽远在北方山峦叠嶂之中,却已飞入寻常百姓家,就在你的舌尖边。绿色屏障保护东北“大粮仓”民以食为天。“三北”往与粮食安全息息相关,与百姓的饭碗息息相关。我国东北三省号称粮仓。统计显示,2012年,全国近五分之一的粮食产自东北地区,是我国最大的粮食生产基地和商品粮供应基地。据国家林业局统计,我国东北平原农田林网化程度达到72%。辽宁、吉林、黑龙江三省森林面积分别森林覆盖率由工程建设前的11.1%、5.5%、4.3%增加到现在的37.71%、32.22%、21%。国家林业局副局长张永利在甘肃省平凉市召开的“三北”工程统筹生态林业民生林业现场会上,细说“三北”工程与百姓饮食间的血肉联系。他说,持续35年的“三北”工程,使东北地区基本建成了以农田防护林为框架,多林种、多树种、网带片、乔灌草相结合的区域性防护林体系,成为保护东北“大粮仓”的绿色屏障。东北粮食亩均产量由工程实施前的100公斤提高到300多公斤。全国近半苹果产自“绿飘带”“Anappleaday,keepsthedoctoraway。”一则西谚道出了人们对水果的青睐。实际上,“三北”工程也与人们钟爱的水果息息相关。自上世纪90年代以来,“三北”工程经历了一次华丽转身:更加注重发展既能保护生态、又有经济功效的生态经济兼用型树种。据国家林业局统计,近些年来,我国黄土高原、新疆绿洲、燕山山地等地区结合“三北”工程,建成了面积达400多万公顷的三大特色林果产业带,年产干鲜果品3600多万吨,约占全国产量的三分之一。特别是在地处黄土高原的渭河、汾河、泾河流域,苹果种植面积已达到150多万公顷,年产果品1200多万吨,接近全国产量的二分之一。张永利说,随着我国改革开放的不断深化和社会主义市场经济体制的逐步建立,三北工程原有的“行政命令加烧饼”的建设模式受到严峻挑战,工程建设原动力不足的问题越来越突出。建设“生态经济型防护林体系”,是“三北”工程建设指导思想的又一次大的飞跃。母亲河一年少“吃”泥沙3亿吨九曲黄河是中华民族的母亲河。不过,在“三北”工程建设之初,黄河流经的西北、华北部分地区,风沙危害、水土流失十分严重。流沙吞噬农田、牧场、村镇,掩埋公路、铁路、水利设施,场面触目惊心,惨不忍睹。国家林业局的历史资料显示,当时黄土高原年流失水土资源5亿多吨,相当于每年在水土流失区刮去1厘米厚的表土,致使黄河泥沙俱下,多处形成“悬河”。历经35年的持续发力,“三北”地区近50%的水土流失面积得到不同程度治理,水土流失面积减少2万多平方公里,年入黄河泥沙减少3亿吨左右。水土流失面积和土壤侵蚀模数实现双下降,工程区的水土流失程度明显减轻。从“沙逼人退”到“人逼沙退”身在北方的人们,都不同程度饱受沙尘天气之害。而“三北”工程的一大目标,就是防风治沙、治理荒漠化。张永利说,经过持续35年的“三北”防护林体系工程建设,我国实现了由“沙逼人退”向“人逼沙退”的历史性转变。东北、华北、西北地区的27.8万平方公里的沙化土地得到治理。借助造林治沙的成果,我国累计在沙区新辟农田牧场1534万公顷。国家林业局的统计显示,“三北”工程通过35年的持续建设,工程区森林覆盖率由1977年的5.05%提高到目前的12.4%。同时,“三北”防护林在有效遏制沙化土地扩展趋势的生态建设中,累计营造防风固沙林561万多公顷,使27.8万平方公里的沙化土地得到治理,有1000多万公顷严重沙化、盐碱化的草原、牧场得到保护和恢复,在沙区新辟农田牧场1534万公顷。陕西、甘肃、宁夏、青海、内蒙古、陕西、河北、黑龙江等8个省、自治区的沙化土地面积持续减少,缩减面积占全国的85.3%。据换算,“三北”防护林35年来累计治理的沙化土地,相当于北京市国土面积的16.9倍;沙区新辟农田牧场的面积相当于北京市国土面积的9.34倍。我国沙尘暴三大策源地之一的甘肃省民勤县,曾多次遭受黑风暴侵袭,自1953年有气象观测记录以来,年均发生沙尘暴26.7次。而自2000年以来,当地沙尘暴发生次数降低,年均发生沙尘暴13次。甘肃省林业厅“三北”局局长马立鹏说,风沙口多种一棵树,人们少吃一粒沙。集腋成裘、滴水穿石,“三北”工程不仅对国家意义重大,也与每个人利益攸关。

中国绿色时报8月30日报道今年11月是三北防护林体系建设工程启动35周年,由新华社和国家林业局联合主办的“地球绿飘带”媒体联合行动大型集成报道活动,以且行且看且听且感的方式,将绵延4480公里、占国土面积42.4%的三北防护林工程展现在网友面前,引发网友由衷赞叹。网友们纷纷表示,支持在三北工程中默默无闻的奉献者,将积极投身生态建设,让美丽中国早日成为现实。“地球绿飘带”媒体联合行动大型集成报道活动于8月11日启动,为期2个月,新华社和三北地区13个省的媒体共同参与。报道采取多媒体采集、行进式报道方式,由精品通讯引领,涵盖文字、图片、视频、新媒体等多种形式,推出多样性、系列化产品,并统一包装、集成展示。与此同时,活动还充分利用新华社各类自有终端和聚合平台以及社外媒体交互平台,吸引广大受众参与,开展体验性反馈,形成新闻报道的互动与合力,为建设美丽中国营造良好的舆论环境。从东北到华北,从华北到西北,三北防护林如一座屏障,庇护着近10亿人口和无数繁华的都市。通过报道,数以万计的网友被这一位居世界四大生物工程之首的伟大创举所震撼,激发出强烈的民族自豪感,许多网友用“竖起的大拇指”、“跳动的红心”、“V5”等图标接力回帖。“没有三北工程和几十年的造林,恐怕北京早晚会成为楼兰古城”。网友“红泥”的评论得到诸多网民赞同。网友“戴安娜”对因种树被家人当精神病人的陕北汉子张应龙由衷敬佩:“有些人一生的长度是需要我们仰视的。”网友“滑兴伟”说:“我希望自己有一天可以和这些造林英雄一样。”网友“多个视角看问题”说,三北防护林的建设者用自己的多半生去治理荒漠,牺牲自己造福人民,他们是新中国最美的人。

35年前启动的中国三北防护林工程,被誉为“绿色长城”。无独有偶,20世纪以来,很多国家都先后实施了规模巨大的生态工程。这些工程“改天换地”,不同程度缓解了森林锐减、土地沙化、湿地减少、水土流失、干旱缺水、物种灭绝等生态灾害,也为探索人与自然和谐相处的可持续发展之路积累了宝贵的经验教训。美国的“绿腰带”“一个毁掉自己土壤的国家也将毁灭自身。森林是土地的肺,它净化空气,也给予大众清新的力量。”这句名言出自上世纪30年代带领美国走出大萧条的总统罗斯福。他主持的美国“大草原各州林业工程”是世界造林史上的经典之作。上世纪30年代,持续数十年的农业扩张加上干旱,美国中西部大草原遭严重破坏,沙尘暴成为一大灾害。沙尘暴刮起来时遮天蔽日,史称“黑风暴”。有统计称,1932年、1933年与1934年,美国分别发生“黑风暴”14次、38次和110次。那时,美国中西部地区大量土地荒废,农民背井离乡,但又值大萧条,生活十分艰难。1933年3月,罗斯福就任美国总统后不久即要求时任农业部长亨利·华莱士研究大草原植树造林的可行性。当年8月,华莱士向罗斯福提交美国林业局一份6页的报告,建议为抑制风沙危害,从加拿大边境到墨西哥湾之间2000多公里长、160公里宽的区域内造防护林带,每条林带宽30米左右,彼此间隔不超过1.6公里,从地图上看就像美国的“绿腰带”。据统计,“罗斯福工程”实施期间,美国中西部大草原共植树2.2亿株,营造防护林总长度约3万公里,面积近10万公顷。美国政府当时为这一工程支付了约7500万美元。值得一提的是,当时美国政府还成立了“民间资源保护队”,以每月30美元雇用18岁至25岁的单身男子植树造林。1933年至1942年间,先后有3000多万名单身男子参加“民间资源保护队”,既保证了“罗斯福工程”顺利实施,又为增加就业起到一定作用。到1938年,美国中西部被风沙刮走的土壤量已减少65%,1939年雨水再次降临大草原,旱情终于结束。此后几年,美国走出了经济大萧条,大草原也再次被丰收的小麦染成一片金黄。日本的百年治山日本不仅国土狭小,而且可以说是“穷山恶水”。1850年,日本全国寸草不生的“秃山”面积约440万公顷,远超过这个岛国的耕地面积。但日本政府百年整治后,今天这一数字已降至137万。正因为治山成功,日本近年来虽然地震、暴雨不断,却再未出现过规模过大的山洪、泥石流、山体滑坡等灾害。日本大规模整治荒山的背景,是近代化发展中日益严重的砍伐森林行为以及因此带来的灾害隐患。在1907年山梨县等地暴发大规模水灾后,本着“治水先治山”的原则,日本政府于1911年以天皇名义为灾区拨款重建山林,这被视为百年治山史的开端。这一时期的治山活动以恢复过度砍伐的植被为主,在保证政府财政收入的前提下,荒山转让承包,并通过立法加大对滥砍滥伐、盗伐误伐的惩治力度。受益于这些措施,到上世纪20年代,日本的山林已逐渐恢复。然而随着军国主义抬头、扩充军备,日本又出现了过度砍伐森林的现象。二战末期,东京、广岛、长崎等地被轰炸,数百万人无家可归,战后重建时再次大规模砍伐山林,环境进一步遭到破坏。1953年,关西和九州地区大水灾使日本政府再次意识到治山治水的重要性,并在抗灾中设置了“治山治水对策协议会”,并于1960年制定了《治山治水紧急措施法》。从此,有计划的长期国土整治活动在日本正式展开。如今日本的人工造林面积已达到约1000万公顷,在治山造林中,日本政府根据林地的功能不同,将人工林划分为“防沙林”、“防风林”和“防潮林”三大类。并根据实际需要科学调配树种和种植手段。尤其是环绕日本列岛的“海岸防护林”,不仅能调节气候,还成为海啸防护系统的一环。日本林野厅的报告显示,2011年“3·11大地震”引发巨大海啸时,虽然海岸防护林无法像防波堤那样阻止海啸上岸,但也有效缓解了海啸冲击,对控制灾害蔓延起了积极作用。当战后治山种下的树苗成材,日本的人工林也进入资源利用期。2009年,日本林野厅重新调整《森林林业再生计划》,提出“2019年木材自给率达到50%”的发展目标。这也标志着,原本自然资源极度匮乏的日本也有了丰富的森林资源,并从此开始了长期开发计划。“改造大自然计划”和“绿色坝”如果说,美国“罗斯福工程”和日本百年治山是人工造林恢复生态系统的成功范例,其他国家的效仿中也有教训。二战后,前苏联欧洲部分的草原地带由于过度开垦,乱砍滥伐,植被遭到严重破坏,旱灾和干热风频频发生。苏联领袖斯大林提出了规模超过美国的“改造大自然计划”,倡导在草原区植树,计划在1949年至1965年间建造各种防护林570万公顷,建设8条大型国家防护林带。然而这项工程准备不足,随着1953年斯大林去世和苏联撤销林业部,工程实质上中断。4年间苏联实际营造防护林287万公顷,保存下来的只有184万公顷。直到1966年后,苏联才再次把防护林建设列入国家计划,到80年代初,全苏防护林面积已超过500万公顷。但是随着苏联解体,大规模营造防护林的工程再次中止。“绿色坝”是北非五国协力抗击撒哈拉沙漠的生态工程,上世纪70年代初开始动工兴建。这条绿化带的主要工程在阿尔及利亚东北部,也跨摩洛哥、突尼斯、利比亚和埃及边境。工程计划用20年时间,在东西长1500公里、南北宽20至40公里范围内,营造松树为主的各种防护林300万公顷。到上世纪80年代中期,工程已种植了70多亿棵松树,总面积达35万公顷,整个工程延续到21世纪。理论上该工程能使阿尔及利亚林地面积每年扩展10%,但实际上并未完全达标,撒哈拉依然在向北扩展。有专家认为,这是因为仅植树而没有恢复沙漠边缘的草地植被,而且树种也不适合当地环境。(综合新华社驻华盛顿记者林小春、驻东京记者蓝建中报道)

走进治沙英雄们,了解“荒漠变绿洲”背后的艰辛。日前由新华社播发的“地球绿飘带”大型集成系列报道引发强烈社会反响,网友热捧“地球绿飘带”,纷纷为筑起绿色屏障建言献策。如何治沙造林?林牧矛盾该如何解决?绿染荒山后又该如何破解“围山之困”?带着这些疑问,新华社集成报道采访调研组走访了内蒙古、陕西、宁夏等地的一线治沙英雄们,撰写《“三北”造林记》,并采取多媒体采集、行进式报道方式,由精品通讯引领,分阶段推进,涵盖文字、图片、视频、新媒体等多种形式。报道播发以来,网友通过新华通、新浪微博等平台各抒己见。新浪微博网友“ws弱水三千”评论说:“新华社微博直播采访治沙任务,捕捉小细节,写得朴实动人,看到治沙英雄王有德说治沙最坚韧的是女性那段,我都要哭了。”有网友自发倡议身体力行促进环保。新浪网友“云卷云舒_88704”呼吁:“绿化祖国从我做起,愿每个人多种一棵树、多浇一桶水、少用一张纸、少用一双筷子。”许多网友表达了类似的期盼,在网络上相互呼应、引起共鸣。“保护树林,维持生态平衡,让绿色袭卷全球。”新浪网友“疯子卧龙”说。此外,为解决“土地沙漠化”等顽疾,网友通过把脉诊断后开出“良方”。网友“ssr孙悟空—宋”提议,在政策和资金上应该有大突破,例如使用权多年给予。还有网友颇具专业知识,建议要控制和减少阔叶林总量,提倡种植针叶林、灌木林和经济林。有网友认为守卫绿色“三北”更需因地制宜。百度网友“夏季的繁星”说:“其实有些地方,与其种一些存活不了的树苗,不如按照其自然特点,恢复成草原更为科学,这种人工林很容易衰退。”防沙治沙征程历经35年,三北防护林的成果让网友们在欣喜之余,也引发了理性反思。有网友指出,随着气候干旱加剧、树木死亡,如若未能及时找到有效应对措施,势必会出现新的沙化现象,进而引发生态危机。网友“云中尉”提议将种树种草与保护水源相结合。“前些日子从民勤回来,发现沙漠化靠种树植草解决不了根本问题。没有水,人工植被稳定性极低。”他说。治沙英雄们的事迹也感动了网友。看完石窟守护员热合曼·阿木提的采访报道后,网友“偏2Ta的半自然”说:“我想每年生日的时候种一棵树,这样绿色会越来越多。”牛玉琴、白春兰、王有德、石光银等一线“绿色卫士”不畏艰难、筚路蓝缕,以惊人的毅力和笃定筑起了一道绿色长城。曾经黄沙漫漫、沟壑纵横之处,现如今已成一抹亮眼的地球绿飘带,传递着正能量,讴歌美丽中国。中国三北防护林工程被誉为“绿色长城”,是指在中国西北、华北和东北这三北地区建设的大型人工林业生态工程,目的是改善生态环境。(参与采写:李志晖、杨慧、陶一萍、姚晓慧)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