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片 1

图片 2

图片 3

图片 4

中国绿色时报7月7日报道在贵州召开的“中国石漠化治理与生态文明高层论坛”上,专家们建议,岩溶地区生态治理要把发展草食畜牧业放在突出位置。在岩溶地区生态治理的综合措施中,发展草地畜牧业是一项顺应自然规律和经济规律,把生产、生活与生态有机结合的重要措施,是解决西南岩溶地区农民生产、生活和生态问题现实的最佳途径;发挥当地的资源优势,种植优良牧草,可以在短期内迅速提高覆盖率,防治水土流失,为草食畜禽提供优质牧草,发展生态畜牧业,增加农民收入,提高农民参与生态建设的积极性。中国林科院院长、首席科学家张守攻说,在石漠化治理过程中,协调、尊重自然规律和经济发展规律尤为重要,政府部门将会更多地关注于宏观、总体经济的发展,作为农民群众,他们考虑的首先是生存、生计和生活条件的改善等。但随着条件的变化,生活质量的提高,农民的生态意识也会逐渐提高,会更多地把国家的整体规划同自身的生活条件的改善与进步结合起来。因此,这两方面的协调也同样重要,一定要考虑到两者之间差距,并注意和重视在发展过程中所遇到的问题。国家林业局治沙办副主任臧春林说,石漠化治理是一项涉及多部门、多学科的社会系统工程,应该把林业、农牧业、水利、移民以及其他措施有机结合起来,多管齐下,综合治理。林业建设是石漠化综合治理的重要组成部分。通过恢复和增加森林植被,不仅可以改善生态状况,减轻水土流失,还可以提高耕地综合生产能力,促进粮食稳产增产。通过发展经济林及其相关产业,可以有效增加农民收入。通过发展薪炭林,可以有效降低群众因薪柴所需而对林木资源的无序破坏。通过发展林业,培育基地,可以有效促进农村产业结构调整,走可持续发展之路。林业在实施石漠化综合治理中,应坚持植被选择的地带适应性、治理模式的生态经济结合性、防治措施的综合性、防治效益的可持续性四个基本原则。中国科学院院士袁道先认为,石漠化的有效治理要遵循以水土流失综合治理为核心的原则,因地制宜,采取封山育林、荒山造林、退耕还林、转变群众生产生活方式、实施生态移民等措施;同时,要制定优惠扶持政策,鼓励支持企事业单位、个人及非公有制经济组织参与石漠化治理;尤其要重视调整石漠化地区能源结构,加快农村能源建设步伐,减少森林资源的能源性消耗。中国林科院首席科学家白嘉雨主张其恢复模式以自然恢复——封山育林为首选,辅以人工重建、农林牧复合等方式促进石漠化治理。在政府投入的基础上,吸引非政府组织、社会力量及私人投资,吸引有志贫困地区开发有创新精神的各种人才,开发和推广生态与生产双赢的技术。加强系统的良种选育研究,进一步开展封山育林及其自然恢复过程的研究、技术与社会经济问题的综合案例研究。中南林业科技大学教授田大伦说,在石漠化治理过程中,如果忽视治理方案与区域环境之间的亲和力,单纯将加大治理力度作为重点,盲目植树造林,强行介入生态演替过程,企图以人为修复措施完全代替自然恢复主导力的功用,必将造成对环境的进一步破坏。她主张,让生态系统在主导力的推动下依靠自我设计得以恢复,并对石漠化生态系统开展长期的定位监测工作,确定石漠化生态系统的研究方向。中国林科院资昆所研究员李昆认为,对于潜在石漠化土地应突出“防”,对于非石漠化土地应突出“保”,对于已石漠化的土地应突出“治”。石漠化土地治理的根本目标是保持水土,核心内容是恢复服务功能良好的森林植被,治理的重点是轻度和中度石漠化地区,恢复途径应根据石漠化地区植被退化程度及木本植物生长分布情况,有针对性地采取人工恢复和自然恢复。要激发群众造林营林和保护森林的积极性,促进植被恢复,使广大林农真正做到靠山吃山。将扶贫与生态建设紧密结合,进一步控制石漠化地区人口数量,对于失去基本生存条件的地方,进行异地搬迁。中国地质科学院桂林岩溶地质研究所研究员曹建华认为,石漠化治理过程中,一定要突出重点,保土节水,因地制宜,从可持续性出发,根据岩溶环境的分散多样性特点,探索和推广“公司+基地+农户”等多种适应性的管理模式,使农村产业结构在生态、经济两方面都具有可持续性。

对比十年前的照片,俄罗斯科学院外籍院士、中国地质科学院岩溶地质研究所副所长蒋忠诚发现,普定的山变了。十年前,国家决定选取一批试点县启动实施石漠化综合治理工程,蒋忠诚等到普定调研,拍下了几张典型的石漠化山头照片。十年后,中国科学院学部工作局、民革贵州省委、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组织院士专家入黔开展咨询调研活动,全面总结十年石漠化治理成果,为“十三五”石漠化治理和区域发展建言献策,蒋忠诚再次来到普定,他发现,当年照片里那座光秃秃的石山披上了绿装。一路行一路看,贵州各地因地制宜治理石漠化的模式让院士专家眼前一亮:晴隆林官菁草场和桃园草场示范区发展畜牧养殖治理石漠化;兴仁锁寨村示范区采取“政府企业百姓特色植物”治理石漠化;兴义冷洞村示范区栽种乡土植物金银花、无籽刺梨、皇竹草治理石漠化;普定沙湾示范区以“科技产业”治理石漠化;普定思源示范区引进社会力量参与治理石漠化;普定陈家寨示范区修建雨水收集系统解决石漠化地区缺水问题……院士专家对我省的治理模式给予了充分肯定,认为其中很多值得学习借鉴,可以推广应用。我省是全国石漠化面积最大、类型最多、程度最深、危害最重的省份,石漠化是制约全省经济社会发展最严重的生态问题。在国家和地方高度重视下,在各方关注参与下,贵州石漠化实现了从20世纪初的加剧到21世纪初的得到遏制并减缓,从国土资源部遥感数据看,这几年贵州石漠化面积正以每年8%—10%的速度在减少。“过去十年,贵州及相邻地区在石漠化治理、生态恢复以及区域发展等方面取得一定成绩,打下了很好的工作基础,对贵州未来石漠化治理与区域发展充满信心。”中国科学院院士、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副主任刘从强表示。目前,贵州石漠化面积仍有近303万公顷,约占贵州国土面积的17%,如何进一步提升治理成效,院士专家们提出了意见建议。“一方面,要进一步减少石漠化面积,另一方面,要进一步提升覆盖了绿色植被的石漠化山坡的生态功能、服务功能。”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副所长、民革贵州省委主委王世杰说。中国科学院院士崔鹏也建议,要让已治理的石漠化山坡的生物群落物种更多样、生态系统稳定性更好、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更强,进一步巩固和提升石漠化治理层次和水平。“以后可以多种草本、乔木、灌木,并丰富各个品种,如乔木除了针叶林还要有阔叶林。当生物层次丰富、品种多样后,将促进土壤改良再生,提升水土保持功能,增强对降雨调节的作用。中国科学院院士郭正堂说,“目前的种养殖基本还停留在解决温饱问题上,下一步还得配套相关工业,推动区域发展再上台阶。”院士专家们认为,治理石漠化是手段,发展经济和改善民生才是目标,虽然治理的方向是山头,但治理措施要靶向“三农”。喀斯特地区生态系统脆弱,不适宜人类高强度活动,为减轻土地压力,可以结合城镇化建设加大农村人口转移,让依赖土地的人口相对减少。石漠化治理不只是自然科学的问题,更多是社会科学的问题,还要加大关注、研究和投入。

中国林业网9月2日讯开展石漠化治理与区域发展咨询与论证,充分发挥科学院多学科交叉引领优势,从宏观区域发展层面进行多学科规划设计,既是解决石漠化生态问题的需要,也是破解石漠化地区发展问题的迫切需要,更是发挥国家高水平智库服务国民经济与社会发展需求作用的具体体现。为此,由中国科学院学部工作局主办,中共贵州省委统战部支持,民革贵州省委和中国科学院地球化学研究所承办了“建言贵州‘十三五’规划暨石漠化治理与区域发展院士专家论坛”。8月24日至28日,“建言贵州‘十三五’规划暨石漠化治理与区域发展院士专家论坛”在贵州举行,中国科学院院士刘丛强、傅伯杰、郭正堂、戎嘉余、崔鹏和国内知名专家蒋忠诚、周杰、胡瑞忠、王克林、王世杰、张信宝等受邀参加了此次专家论坛,中南院教授级高级工程师但新球、高级工程师吴协保也受邀参加了此次活动。专家论坛组织专家们对贵州省晴隆、兴仁、兴义、普定县等多个石漠化治理点进行了野外考察。之后,专家论坛组织了院士专家咨询会,院士与专家将贵州各地各部门石漠化治理工作汇报结合野外考察的情况进行了点评,各自提出了许多关于石漠化治理、区域社会经济发展和“十三五”规划的好的建议。会后,中南院组织相关人员认真学习会议精神,并将此次专家论坛形成的考察成果与专家建议充分吸收落实到主持承担的我国石漠化治理二期规划之中。

抚顺作为辽宁省林业大市,拥有林业用地1200多万亩,其中集体林地面积占80%以上,集体林在全市林业建设中发挥着十分重要的作用。实行集体林权制度改革,不仅关系到集体林业发展的活力和后劲,关系到广大农民的切身利益,而且关系到全市林业发展战略的调整和建设布局的优化,直接影响着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建设步伐和抚顺经济的振兴。抚顺素有“八山一水一分田”之称,农业发展的潜力在林业,优势也在林业。“温饱靠耕地,致富靠林地”,实现全市农村经济的跨越式发展,必须着眼于比耕地面积大得多的山地和林地,只有把林业问题解决好,做好山上林下文章,才能从根本上有效解决好农村的发展问题。“十五”期间,我市集体林产权制度改革迈出了坚实的步伐,通过改革,极大地调动了农民的积极性,许多农民由此走上了脱贫致富之路。实践表明,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是林业发展和农村经济发展的活力之源、潜力之源、动力之源。只有继续深化、规范和完善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才能实现林业又快又好地发展,才能促进农村的和谐稳定,推进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因此,我们必须进一步加大林权制度改革力度,真正实现经营者有其山、植树者受其益、务林者得其利,使林业生产关系进一步适应林业生产力的发展,进而促进整个农村的生产潜力得到更大程度的释放。这次集体林权制度改革是对林业这一重要生产资料的再分配和利益的再调整,涉及面广、情况复杂、任务繁重,只有妥善处理好各方面关系,才能确保改革工作的顺利推进。一要处理好保护与利用的关系。保护森林资源是建设环境友好型社会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林权制度改革的一项重要任务。当前,我市的生态状况仍有一些薄弱环节,一方面需要切实保护好现有森林资源,打造良好的生态环境;另一方面,大部分山区农村经济发展滞后,乡镇财政困难,少数农民仍然处在贫困线上,亟需大力发展林区经济、富裕山区农民。这就要求我们在这次集体林权制度改革过程中,必须坚持保护与开发利用并重的原则,在保护的基础上,合理开发利用森林资源,提高资源利用率,实现生态效益、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的统一。抚顺作为全省的重要水源涵养地,要加大河流源头及国、省道沿线封山育林力度,确保用水安全。同时,要积极发展林下经济和林区经济,引导、组织群众发挥抚顺山区中药材、畜禽和山野菜、林蛙等特色农产品的资源优势,加快产业化步伐。二要正确处理好当前利益和长远利益的关系。林业生产的特点是生产周期长、见效慢,一旦破坏就很难恢复,滥砍乱伐的行为不仅会对森林资源产生极大的破坏,而且将直接影响生态环境的治理。在林权制度改革工作中,我们必须放眼长远,决不能搞短期行为,只有这样,抚顺的绿水青山才能成为金山银山,成为农村生产发展、百姓生活宽裕的“聚宝盆”。要把发展林业、繁荣农村经济与增加农民收入和治山、治水、治穷有机地结合起来,采取切实可行的措施,努力解决好农民群众的生产生活困难,既让农民群众从林权制度改革中受益,更要增强林业发展的潜力和后劲。三要处理好局部利益与全局利益的关系。抚顺是我省重要的水源涵养地,多年来,由于保护浑河下游饮水安全的需要,林业资源开发受到许多限制,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县乡经济发展和农民收入的增加。尽管如此,在这次林权制度改革工作中,我们仍然要毫不动摇地坚持从全局利益出发,继续采取有力措施,坚决保护水源地的生态安全。同时,要积极向上反映情况,有针对性地争取上级主管部门的政策支持,通过给予水源涵养地补偿金等方式,调动林农保护生态环境的积极性。四要处理好改革与稳定的关系。集体林产权制度改革直接关系到广大林农的切身利益,总体上有利于社会稳定。在改革过程中,一定要始终注意处理好改革和稳定的关系,把稳定放在第一位,本着先易后难的原则,妥善处理好历史遗留问题,严格执行改革方案,充分尊重多数群众的意愿。要把政策原原本本、不折不扣地交给群众,保障农民参与改革的知情权、选择权和监督权。要坚持公开、公正、公平,依法、依规阳光操作,坚决查处损害群众利益的行为,确保森林资源的安全和林区的稳定。(中国绿色时报2006-08-04)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