蚕桑业一直是中江的传统产业。而今,在脱贫攻坚工作的深入推进中,“蚕宝宝”们成为了贫困群众的“致富法宝”。这天上午8点,当记者来到中江县悦来镇蚕茧收购站时,不大的收购站已经被蚕农们排个满满当当,一筐筐蚕茧被整齐地摆放在空地上等待开秤。负责称重验级的工作人员麻利地过磅检验,负责记账和结算的工作人员则忙着计数。

2011-10-11 15:23
秋高气爽,正是蚕桑养殖户收获蚕茧的大好时光,但肥西县周公村村民张福红、黄帮柱等人却高兴不起来。自9月28日发现蚕宝宝生病以来,大规模的病害仍在不断蔓延。村民们介绍,他们养了20多年的蚕,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病害,怀疑蚕种质量有问题。

图片 1
图:麦盖提县“刀郎乡里”景区
图片 2
图:刀郎画乡

图片 3

飒飒秋风吹过,鸬鹚乡驮戥村120亩青翠欲滴的毛竹迎风招展,在摇曳的竹林下,毛竹种植户们齐聚一地,认真聆听技术人员关于毛竹种植技术的讲解。

在“一带一路”引领下,国际国内茧丝需求增加、茧丝价格上涨,加上不断推广先进、科学养蚕技术,蚕茧质量逐年提高,使今年蚕茧卖出了41.5元每公斤的好价格,让蚕农们喜笑颜开。

肥西县蚕桑生产办公室工作人员介绍,不止一个品种出现了病害,受损农户有1000多户。根据专家论证,由于今年肥西地区受到冷空气影响,前段时间气温一直很低,蚕桑才出现了大规模病害。

到麦盖提县旅游的朋友无不被当地浓浓的刀郎文化所感染,这里分布着“刀郎乡里”以及“刀郎画乡”两个景区。在这里慕名而来的国内外游客开心的观看者刀郎民间艺人们精彩表演。
如今,麦盖提县的刀郎文化不仅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当地农民增收致富的重要平台。

——山区农民寻脱贫新路足音

驮戥村是全乡唯一的少数民族村,也是自2008年以来浙江省统战系统“少数民族低收入群众增收帮扶行动计划”启动以来全县8个结对帮扶的少数民族村之一,多年来,结对部门结合驮戥村资源优势,通过技术和项目资金扶持,帮助当地村民开发毛竹种植基地120亩。

今年54岁的林贞文是悦来镇春燕村里的养蚕大户,就在几年前,老林还是村里的帮扶对象,家里生活境况不容乐观。“之前在外面打工打了五六年,收入低,家里上有老下有小又照顾不好。”为了照顾家中老小,2012年,林贞文回到村里,想到养蚕时间短、见效快,便将自己家里的撂荒地种上了桑树。但由于规模小,销路窄,技术含量低,养蚕收入并不可观,经济增收仍很困难。正当他一筹莫展的时候,2015年,在德阳市蚕业管理站的帮助下,蚕农从企业获得优质蚕种、养蚕设施和技术支持,实现了养蚕全过程的科学化和技术化,同时,企业以市场价格对蚕茧进行收购,有了技术和销路,老林对脱贫有了信心。现在,老林家不仅脱了贫,他还说,下一步他将向镇政府申请土地流转,进一步扩大种桑规模,争取成为村里的致富带头人。

A 蚕农讲述 蚕宝宝死亡,损失近万元

走进南涧彝族自治县南涧镇团山村委会的白沙井村,泽荣家蚕养殖专业合作社的基地里,桑园里的桑树长势勃勃生机,罗泽荣和妻子正忙着采摘桑叶。走进蚕房,“沙、沙……”,一眼就看到簸箕里的蚕宝宝们正大快朵颐地吃着桑叶。

为充分利用结对帮扶单位的资金和技术,将毛竹资源优势转变为经济优势,帮助村民增收致富,壮大村集体经济,乡党委、政府引导村民积极探索,走“振兴竹产业,做好山文章”的竹产业发展路径,多次邀请林业局专家和经验丰富的种植大户深入竹林讲解指导,提高竹农种植技术。

在林贞文的带动下,春燕村66岁的贫困老党员毛中录也通过扶持,在家里养起了蚕,尽管规模不大,但老毛说,作为一名党员就要起好带头模范作用,不能等靠要。

肥西县紫蓬山旅游开发区周公村油坊组村民张福红今年养了三季蚕,春季和中秋季的蚕桑长势很好,但晚秋季的蚕桑却几乎全部生病了。“蚕体瘦小,皮肤发黄,还有褶皱。它们基本上不吃桑叶,好多已经死了。”

第一个“吃螃蟹”的人

“原来毛竹种植的深度,施肥的多少和距离都影响着毛竹地生长,真是受益匪浅,希望以后多邀请专家为我们指导”驮戥村村民蓝新民说道。通过一天讲解,和蓝新民一样的毛竹种植户们纷纷表示通过专家现身指导,能较容易了解毛竹基本种植技术,对毛竹种植越来越有信心。

由于养蚕见效相对较快,对劳动力的要求也较低。今年,中江县在实施产业扶贫上,将其作为一种提升贫困户造血功能的新型扶贫方式,通过为贫困户提供项目资源、技术支撑和销售渠道等一系列措施,帮助更多的贫困户脱贫致富。

张福红介绍,正常情况下,养6天后,蚕宝宝的体长就能达到九厘米左右,而现在,大部分蚕宝宝只有五六厘米长,有的还不到三四厘米,个别蚕宝宝甚至开始萎缩。

团山村委会白沙井村是典型的山区农业村。曾几何时,村里的村民们只能靠传统的种养殖过日子。罗泽荣形容自己属于村里“不安分”的人,前几年烤烟和葡萄种植遇到瓶颈以失败告终后,又打起了种桑养蚕的“主意”。

据悉,驮戥村毛竹产业发展良好,按100斤30元市场价计算,每亩将产300-400斤毛竹,预计收入近万元,这将大大提高当地百姓生活水平,为百姓增收致富拓宽渠道。

此外,今年全市蚕桑产业进行了科技创新,通过品种选择和技术改良,配套农耕农艺措施,实现了由以往一年果桑树只能挂果一次变为果桑二次挂果,大大增加了桑农的收入。这在全省尚属首例。

“养得好的话,8天就可以上架了,一个月左右就能出茧了。现在却只能把这些蚕宝宝扔了,痛心啊!”张福红养了4张纸的晚秋蚕,每张纸约有20000只蚕种,目前集体出现了病害。

“过去没有人种桑,村里的年轻人都选择外出打工,留在村里的就靠种点烤烟,因为村里实在没什么发展前途。”罗泽荣说。“当时就想着种桑养蚕,我们考察了好几处,白沙井的气候、土壤都比较适合。既生态环保,又投入少,好管理。罗泽荣回忆起率先“吃螃蟹”的勇敢劲儿充满自豪。于是在村党总支的鼓励下,与祥云县的一家公司签订了协议,2013年率先发展桑树种植18亩,2015年开始尝试养蚕。

“正常情况下,每张纸的蚕种至少可以产出70斤蚕茧,按照13元/斤的市场价计算,可以售出910元。平均算起来的话,每户养了5张纸的蚕,光这样就损失了4550元。”

图片 4
图片 5

不仅如此,周公村很多村民在耕地上种植桑树,化肥、树苗、人工等费用也是一笔不小的开支。“我家6亩地都种了桑树,如果晚秋季蚕都死了,我的损失大约有8000元。”张福红说。

“种桑养蚕改变了我们一家人的生活”

据了解,周公村有93户村民靠养蚕为生,蚕桑是这个村的主要经济来源。附近的张老圩村也是养蚕大村,130家养殖户也遇到了同样问题。

“2013年栽了18亩桑树,2015年我到祥云的公司学了40多天的技术,回来以后我养了两季蚕,总共10张蚕20万条左右,没想到第一年效益就特别好,当时卖了2万块钱,比种烤烟栽葡萄收入好多了。”2015年,开始尝试养蚕的罗泽荣,还专门从祥云的公司聘请了一名技术人员,到基地进行了一个月的技术指导。

B 业内声音 20年来头一次大规模病害

“今年是第五年种桑树了,你看,树长得这么高了。”
指着一米五多高绿油油的桑树,罗泽荣高兴地对记者说。如今,罗泽荣的桑园已经扩种到48亩。由于今年雨水早,且雨量丰富,桑叶长势较好,加上罗泽荣管理桑园到位,蚕茧产量、质量普遍较好。

张明是周公村和张老圩村的蚕桑养殖辅导员,在他看来,两村的蚕桑病害已造成了“绝收”的后果。“今年秋季,两村村民共养了614张纸的蚕,都遇到了病害。我自己养了7张纸的蚕,也是颗粒无收。”

“养蚕技术要求高,但概括起来就8个字:消毒、防病、良桑、饱食。”罗泽荣说。消毒,即对蚕房进行消毒处理;良桑,即选用上好的桑叶,并确保桑叶上不能有水和药物;饱食,即5-6小时要添加一次桑叶。

据了解,周公村有近30年的养蚕历史,还是第一次出现这么大规模的蚕桑病害。“我做了20年的蚕桑辅导员,也从来没有遇到这么大的病害。”张明说。

“今年的春蚕我养了10张蚕,23万条左右,一张蚕可以结出50公斤的蚕茧,现在市场价是80元/公斤。从4月
日开始养,再过两三天后就要吐丝结茧了。”

张明介绍,他是9月28日发现周公村的蚕宝宝出现病害的。“当时就向肥西县蚕桑生产办公室汇报了。”

“没想到是种桑养蚕改变了我们一家人的生活。”罗泽荣妻子皇秉俊告诉记者。

随后,肥西县蚕桑生产办公室委托安徽省农业科学院蚕桑研究所对周公村的病蚕进行调查。

图片 6
图片 7

9月30日,安徽省农业科学院蚕桑研究所出具了一份调查报告,报告认为,这次蚕病主要属于“中肠型脓病”。

蚕宝宝普结 “致富茧”

C 蚕农质疑 这批蚕种是第一次使用

如今,罗泽荣不但成为了当地有名的种桑养蚕户,还辐射带动宝华镇竹茂溪村、南涧镇团山小村、团山福利村、西山新村等农户桑树种植面积达到260亩。尝到甜头的罗泽荣不仅带头成立了南涧县泽荣家蚕养殖专业合作社,发展社员6名,带动养蚕13户,其中贫困户3户。

周公村和张老圩村养殖户这次使用的蚕种是徽州蚕种场生产的,品种是“菁松×皓月”,期别批次是“春4”。9月30日,安徽省蚕种质量检验站对这批蚕种进行了检测,结果为“合格”。

“去年合作社有3个社员,产值70万元左右。今年合作社共养了23张春蚕,50万条左右。下一步我们合作社准备自己寻找市场,等到时机成熟也有成立公司的想法。”罗泽荣对未来充满信心。

据了解,这批蚕种是肥西县蚕桑生产办公室统一采购的,村民们以60元/张纸的价格从张明手上购得。尽管检测结果为“合格”,但他们对蚕种的质量仍然很怀疑。

有着“短平快”特点的种桑养蚕产业不仅是团山村民的增收新亮点,也是部分贫困户用来摘掉“贫困帽”的首选产业之一。团山福利村的贫困户罗贵中也打算加入到种桑养蚕的行列中来,他说:“去年也尝试养蚕,但由于缺乏管理,产量不是很好。今年,我想从夏蚕养起,一年准备养15张左右,再请罗泽荣过来教教技术,相信今年我家脱贫是有希望的。”

“我养了20年蚕,从来没有遇到这样的病害。”周公村墩塘组村民黄帮柱说,周公村村民第一次使用这个品种。“以前主要用宣城市绩溪县、池州市青阳县等地的品种,一直都很好。”

“我们团山村委会共有806户3416人,其中建档立卡贫困户141户554人。有了罗泽荣的成功尝试,我们也会积极引导群众选择种桑养蚕这个产业,来增收致富”。团山村党总支书记罗森介绍道。为了加快贫困群众脱贫步伐,南涧镇团山村委会把种桑养蚕作为优化农业产业结构、增加贫困群众收入的重要举措,积极鼓励和引导贫困群众种桑养蚕,走上脱贫致富路。

黄帮柱介绍,他弟弟今年使用了镇江市蚕种场有限责任公司生产的蚕种,蚕生长得很好,这更坚定了他的猜测。

图片 8
图片 9

采访当天,黄帮柱带记者来到了他弟弟家的养殖大棚,一个个雪白的蚕茧已经成形。“四个大棚里都是的,预计至少能产600斤蚕茧,质量也很好。”

D 专家论证 病害都是冷空气闹的

“目前肥西县包括紫蓬镇在内的8个乡镇都出现了大范围的病害,受损农户有1000多户。”肥西县蚕桑生产办公室副主任卫功举介绍。

卫功举介绍:“经过专家论证,这次病害主要由气候引起,与蚕种质量没有关系。这个季节秋高气爽,本来是很适合养蚕的,但今年肥西地区受到冷空气的影响,前段时间气温一直很低,持续有10天的时间,导致了蚕桑出现了大规模病害。”

卫功举介绍,肥西县今年使用了好几个厂家的蚕种,都受到了病害影响。“我们今年使用了绩溪、徽州、青阳、镇江等地厂家的蚕种,都有不同程度的病害,可能具体到每一户的受损程度不一样。”

据介绍,10月9日上午,安徽省农委、安徽省农业科学院的专家再次对蚕病进行了调查。10月9日下午,肥西县政府牵头召开了协调会,研究下一步工作。

“10月10日我们会到农户家中走访,统计具体损失,同时做好消毒防病工作。县政府也在研究具体的救灾工作。”卫功举介绍。(合肥在线-江淮晨报
王君)

原标题:蚕宝宝生病 千户蚕农绝收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网站地图xml地图